一個高中女生的自述:我穿的衣服是如何「嚇壞」我媽媽的?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譯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作者: 嘉雯


在一個亞裔美國人的家庭中長大,我總是被我的家人評頭論足。我的父母總是注意到我的不足,特別是我的身材和打扮。我要麼是被認為是穿著暴露,要麼被認為是"穿得像個男人」而太過「假小子」,從來沒有在兩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從小,我經常被告知在別人面前要穿著得體。這不僅僅是一個 "根據場合穿衣 "的問題,還包括不要穿得對於常規標準來說太 "性感 "或 "隨意"。有幾次,我被他們要求更換著裝,因為我選擇的衣服不適合在其他的男性家庭成員面前穿。我從來不被允許穿他們認為太「開放」的衣服,因為他們認為這些著裝有表現出一些並非我本意的暗示。



雖然這些擔憂往往來自於他們對我的愛,但對我來說,他們這樣做有時有些極端。當我四年級的時候,在炎熱的夏天,他們不允許我穿吊帶去學校,因為我的父母和學校都認為這不是得體的著裝。從我和妹妹上小學開始到現在,他們時常認為緊身褲和寬松的T恤都不適合在家庭休閒聚會上穿,因為T恤不能完全遮住我們的屁股。我們經常被告知要在腰上系一件外套來遮住屁股,這暗示不遮住屁股會導致不好的後果。


這些給我和我妹妹,以及其他易受影響的孩子帶來了持續的不安全感。我們認為不遮蓋大部分身體就意味著人們會佔我們的便宜,因此我們最終在夏天穿著長袖襯衫,甚至夾克或長褲去學校。在青春期,我們身體的任何發育,包括身材變得更加凹凸有致,都被看作是和性有關。哪怕這些是再正常不過的變化,我們依然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愧。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我們的媽媽已經不需要告訴我們什麼東西不能穿了,因為我們自己已經潛移默化的做出了這些判斷。


我父母依然保留著這些意識形態,因為我不允許在外面甚至在家裡穿某些衣服。她曾多次告訴我,我不應該穿吊帶背心或畫眼線,否則會嚇到學校里的七年級學生。而我覺得這是個荒謬的藉口,因為七年級學生大多已經通過媒體都接觸過類似的時尚風格,還有其他人也這樣打扮。在今年我15歲時,我的父母和我討論了我的穿著問題,他們堅持認為如果我穿成這樣,十幾歲的男孩會把我看作是 "可以征服並隨意拋棄的行屍走肉(piece of meat to conquer and throw away)"。而那天,我穿了一件吊帶上衣、緊身褲,還帶了一件外套,但從舞蹈室走到我們的麵包車(大約兩輛車的距離)時,我忘了把外套系在腰間。我同意衣服可能確實會帶來某種影響,但事情遠不止如此。通常情況下,性騷擾和強姦與權利的緊密關係遠遠超過了受害者的穿衣類型,這也是為什麼受害者與強姦犯或性侵犯者相識的情況相當普遍。在我看來,我的穿著打扮並不像他們認為的那樣可以防止這些類型的事件。


根據CDC和NSVRC(National Sexual Violence Resource Center,全國性暴力資源中心) 的數據,"在女性受害者報告的強姦案中,51.1%的犯罪者是親密伴侶,40.8%是熟人,12.5%是家庭成員,13.8%才是陌生人。" 很多這樣的立場讓強姦犯或性侵犯者對當事人有更多的控制權,加害人覺得受害人永遠無法告訴任何人。這樣一來,加害人不會收到類似 "你是什麼意思,他們是個好人。"或"這個人永遠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的說法。性侵犯預防及健康促進的副主任馬修·霍爾(Matthew Hall)說:"當你有一個處於權威地位的人,或者有職位權力的人,無論是教授還是像老闆,你是否真的覺得你可以說不?」。我完全同意這一點,許多強姦犯和性侵犯者往往試圖針對那些較弱的個人,因為他們也無法為自己發生或反擊。根據我自己最近的親身經歷,我所遭遇過的性騷擾都來自朋友,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通常比較害羞,也比較被動。我的穿著打扮不會改變任何這些情況,我是幸運的,因為我有朋友相信我的故事,並且每次都會盡力支持我。


隨著我的成長,我已經開始看到試圖管控女性穿著而不是讓男性控制自己是非常有害的。在我們目前生活的父權制社會中,AFAB(出生時被指定為女性)的人們往往在小時候就被灌輸了許多規則,以避免壞事發生,而實際上,AMAB(出生時被指定為男性)的人應該被教育不要對女性進行性騷擾。當涉及到一般的任何問題時,試圖解決問題的根本比試圖解決根本原因帶來的危害要好很多。通過告訴女性少穿暴露的服裝,並不能防止男人對女人進行性騷擾,而是強化了這些女性對可能發生的事情的恐懼,並認為這些恐懼理應存在。雖然我可以理解,或許改變女性穿著是一個更容易的 "解決方案",但它並沒有解決很多問題,而是讓AMAB的人在長大後覺得不論自己對女性的感覺如何,都不需要尊重她們。



亞裔女性在美國尤其被過度性化和迷戀。在極端情況下,這種迷戀甚至會造成生命危險,例如亞特蘭大水療中心的槍擊事件。在亞特蘭大水療中心槍擊案中,共有8人在亞特蘭大地區的三個不同水療中心死亡,其中6人是亞裔女性。槍手羅伯特·亞倫·朗(Robert Aaron Long)聲稱他有性癮,他必須 "乾掉誘惑",而這些「誘惑」 指的是被他殺死的女性。警察傑伊·貝克為槍手辯護說:"他今天心情不好,這就是他的所作所為"。這個人的極端迷戀不僅使幾位亞裔女性失去了生命,而且他的行為還得到了切羅基縣警長的辯護。這些都公然展示出這其中中的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


多種族的菲律賓裔美國作家和音樂家克里斯汀·李瓦格·迪克森(Christine Liwag Dixon)在推特上回應了亞特蘭大槍擊案的情況,談到了她自己的經歷,她說:"我曾在街上被人逼到角落,因為男人說'我愛你很久了'。有人給我錢讓我做'有快樂結局的按摩'。我曾因為我是亞洲人而被搭訕,並被告知這是一種'恭維'。" 她還補充說:"亞裔女性經常被視為物品,被當作戰利品,這個非常真實的問題經常被別人視為笑料,其中包括了關於‘訂購’新娘的笑話,和好萊塢對亞洲女性的描繪。"


在好萊塢,有兩個十分著名的亞裔女性描述,一個是 "龍女",將亞裔美國女性描繪成性愛騙子,另一個是 "荷花",將亞裔美國女性描繪成順從、女性化和柔弱的形象。


比起女性所穿的任何類型的衣服,這些有害的刻板印象使亞裔女性化特別容易受到性攻擊。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性侵犯和強姦通常與權力有關,因為性侵犯者或強姦者對另一個人有控制權,並以看起來更脆弱的人為目標。許多人提出的解決方案是穿得更適。但是,與其強迫這些亞太裔女性穿得更樸素,更理想和更有效的解決方案是阻止這些刻板印象的傳播,並防止男性認為他們有權攻擊和強姦女性這樣的問題根源不再出現。

六年級時,我開始嘗試穿更大、更寬松、更男性化的衣服,但我的父母仍然不同意。我在風格上的改變是在被一個朋友在網上性騷擾導致的結果,這個經歷使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厭惡。這種厭惡感頻繁發生,讓我感覺非常不適。我媽媽注意到我經常穿得很男性化,並且非常不認同這種穿衣風格。但她沒有問我為什麼發生了變化,而是決定強迫我穿上她為我挑選的衣服。我經常反對她為我選擇的衣服,但卻因為她是家長而屢屢妥協。每當她讓我穿得更有女人味時,我經常回應說,在我這個年齡段的許多女孩都穿得差不多,所以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於是她說起通過服裝表達自己個性是多麼重要,但是這只讓我覺得諷刺,因為她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時間里都阻止我通過服裝表現自己的獨特。


我媽媽越是推崇做一個女性需要是瘦小的形象,我就越是討厭自己的身體。在一段時間內,我養成了不正常的飲食習慣。當她發現我的飲食習慣以及在網上談論自己的抑鬱症時,她在最開始的幾天只是在家人面前被動地羞辱我。後來,她與我的老師取得了聯繫,讓他們確保我吃東西,但這只會讓我每天感到惡心和反胃。她還問我是否想接受心理咨詢,並說這將會有幫助,因為我 "感覺自己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但我拒絕了這個想法,因為我覺得她是在說我刻意尋求關注。我反而希望她能直接和我談談我的態度變化,問我遇到了什麼,以及她能如何幫助我恢復健康。我現在很感謝她問我是否需要心理咨詢,但她之前的回應方式讓我很不願意接受她提供的任何東西。我希望她能更多地理解我,試圖傾聽我和我想說的話,而不是為我做選擇,因為這些選擇只是為了遵循她自己的計劃和想法。她的解決方案往往剝奪了我的自由,而不能幫助我解決我的問題。


我最終開始以更傳統的女性方式穿衣,主要是為了安慰我的媽媽,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不再覺得不舒服。2020年夏天,我聽到很多人在談論內化的厭女症(internalized misogyny),以及許多女性由於厭女症開始對任何女性化事物產生厭惡,從而變得有一些男性化,我曾以為這只是我六年級時的情況。然而,在高一開始之前的8月,我開始懷疑我的穿衣方式是否真的是我想要的,以及我的性別認同是什麼。換句話說,我開始經歷身體障礙。我對自己身體的一些性別特徵感到不舒服,希望自己的胸部更小甚至平胸,頭髮更短,聲音更低沈,增加肌肉等等。我決定認定為非二元性別(nonbinary),認定為agender,因為我想用我的身體和服裝呈現出更多兩性的特徵,並對被認為是男人或女人的想法中感到不安。


在高一開學後的10月份,我向我母親表明瞭非二元性別的身份,她的反應與我預期的非常不同。我母親對這個詞感到困惑,所以我向她解釋,告訴她非二元人是指那些覺得自己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另一種性別或沒有性別的人。這包括沒有性別的變性人,性別流動的人,他們的性別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波動等等。這些人有時會使用他們/他們的代名詞或新名詞,但並非所有非二元人都這樣做。雖然她仍然有些困惑,但她相當理解,並說她願意進一步研究。後來我提到我想把頭髮剪短,作為我性別認同的一種表達,她對此很不以為然。她告訴我,剪短頭髮是非常自私的,因為我不考慮其他人包括她的意見。她認為,無論我決定對我的頭髮做什麼,她都擁有權利,但這讓我難以接受。最後,我給自己剪了短髮,雖然看起來沒有那麼好,但它幫助我表達了自己,並嘗試我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我媽媽最後不得不接受了我的髮型,但我可以看出她對我的這種新風格不是非常滿意。 我知道我媽媽的很多嚴格態度都是出於對我幸福的關心,但不允許我表達自己的確在精神上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我不僅感到與同齡人分離,而且我找到幸福的少數途徑之一被剝奪。時尚不僅僅是服裝,它往往是一種藝術形式,它允許人們表達自己,並在自己的外表感到舒適。不允許你的孩子穿他們想要的衣服或他們想要的風格,是對個人表達的一種阻止,這也往往會導致很多自我意識的產生。設置這些界限的目的是控制你的孩子能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這是一種非常不健康的心態,因為它導致你的孩子在你身邊時感覺不自在,並可能找到其他方法繞過這些規則。


擔心穿某些衣服會變為一種‘性暗示「的確是一種合理的擔心,但我個人認為,褲子的緊度、頭髮的長度、甚至眼線的長度都不會對某人是否受到性騷擾產生很大的改變。性騷擾的發生有很多因素在作祟,而解決這些危險最好的辦法是教育你的孩子要尊重他人,要有自信。這不也是愛孩子真正的意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