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微信成了“批判種族理論”右翼陰謀論的溫床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譯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作者:丁

“批判種族理論(CRT)”在公立學校被禁的相關報道,其中包括弗羅裏達等多個州,文章


隨著越來越多的州禁止在公立學校課堂上教授“批判種族理論(CRT)”,看到亞裔美國人們因為對其片面甚至不實的認知,而將我們社群的過往創傷(例如一些逃離國家的華裔和越南裔移民)與CRT聯系起來,屬實令人扼腕歎息。


半年前,在撰寫《族裔研究的五個迷思》一文時,我未曾料到,對於CRT的謠傳和誤解將會成為教育領域中揮之不去的陰影。在微信這一平台上,還存在關於CRT的恰當而細緻的,不帶偏見的內容嗎?我決定親自找到答案。


為了避免我的判斷力被政治偏見,謠言轶聞或是有限的信息渠道所蒙蔽,我放棄了平時閱讀和搜索微信文章的習慣。我並沒有通過“朋友圈”或者“公衆號推送”這些新聞渠道來獲取閱讀內容,而是應用了我的信息科學領域的學術研究策略。


2021年7月6日,我在騰訊為微信默認選擇的搜狗搜索引擎上,對"批判種族理論"的相關詞彙進行了關鍵詞搜索,並獲得了520條結果,並且在閱讀了前50條結果後,有了一些發現。


在隨機獲取的50篇關鍵詞是“批判種族理論”的微信文章中,多達35篇充滿了右翼對于CRT的描述,11篇站在中間立場上談論各方意見,只有4篇對其持明確的正面態度。


作者在搜索时找到的部分文章截图


在那35篇對于CRT持右傾觀點的微信文章中,有20篇直接翻譯自川普,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詹姆斯·林賽(James A. Lindsay),克裏斯托弗·魯佛(Christopher Rufo),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以及其他保守派人物的演講和文章,除此之外竟無半點該語境下的思考與討論。尤其令人訝異的是,羅傑·西蒙的文章在微信上被轉發傳閱了上千次。此人的身份乃是《DJY》這一極右翼媒體的特約編輯,而其文章因為極度的反z的立場非常難以在微信上傳播。


誠然,部分人錯誤地將過往的苦難與CRT聯系在一起是問題的一部分,微信上巨量的右翼報道也是,但是在針對CRT的諸多謠傳與誤解中,最為令人擔憂的莫過于極右翼的虛假信息。


舉個例子,有一篇文章注明的信息來源竟然是網關大師(The Gateway Pundit),而此網站以發布虛假信息和陰謀論而聞名。令人遺憾的是,即使是居住在比較左的州,擁有博士學曆並且生活富裕的華人移民家長也給我分享了不少類似帶有虛假信息的文章。


我第一次讀到《哥倫比亞新聞評論》對于微信上政治話語的描述時,我感到無比震驚:“(左右兩種論調)兩極分化且不對稱,並且右翼言論在數量,信息渠道和獲取影響力方面都遙遙領先。”盡管我想通過列出我關注的女權主義公衆號來捍衛微信,但在對CRT進行了此次搜索,並且目睹了高校LGBTQ微信公衆號被封禁之後,我不得不承認這些批評都是正確的。


《哥倫比亞新聞評論》(報道原文


我需要說明一點,就是我無意在本文提倡或反對CRT。作為圖書館員和媒體素養教育者,有成千上萬的學生和顧客會來找我,並對爭議話題提出不同的意見。多數時候,我認可他們的立場的正當性。然而,我也同時要求他們核實信息來源以增強可靠性,並批判性地思考他們的立場。


最重要的是,在言論自由的情境下了解不同立場的論調。我很擔心任何一種論調變得過于邊緣化。雖然在美國媒體中,對于當前“封殺文化”的抱怨往往是保守派提出的,而在微信上則恰恰相反。


事實上,持有不同意見是一回事,而參與審查,散播假新聞和陰謀論則完全是另一回事。隨著世界變得越來越兩極分化,我們有權利也負有義務來閱讀不同的意見並核查事實,特別是我們中的很多人都依賴微信來了解和參與美國社會。


因此,我要指出微信文章中關于CRT的單方面,虛假和誤導信息,這些信息使得很多講中文的人無法看清全局。對CRT的一大批判是它會分裂這個社會並將此思想灌輸給下一代。


《時代》周刊的相關報道,配文寫到:如果我們都不能推進這些困難的對話,我們的孩子們又要如何做到?


然而,從微信來看,更加具有分裂和洗腦特性的則是右翼不成比例的信息渠道,而不是各方之間的差異。許多保守派活動家試圖“保護”孩子們免遭CRT的“侵害”,而我們至少應該傾聽孩子們的見解與想法。我們還應該認識到,每個陣營內部的差異性,並將CRT作為一種理論與實踐分開。


我對于CRT的小研究不過是這個龐大議題下的冰山一角。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Fernbach和Boven在2021年6月發表了一篇文章,使用實證研究表明人們如何高估政治兩極分化的程度。


對于微信,我和大多數華裔移民一樣,不僅依靠這個平台與我的家人和講普通話的朋友們交流,還在上面閱讀,分享並發布社會和文化評論文章以及播客節目。我們最不想要看到的,就是微信這個平台成為右翼論調,假新聞和陰謀論的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