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麻裏: 種族批判理論不是反亞裔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譯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TuJie.


作者: 松田麻裏

翻譯: Wen, D. Liao

作者介紹:松田麻裏(Mari Matsuda),夏威夷大學,William S. Richardson法學院教授, 律師,活動家,法學教授。 1998年,她在加州洛杉矶分校得到終身職位,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亞裔女性終身法學教授。


編者按: 2021年3月9日,《新聞周刊》發表了一篇題為“亞裔美國人成為反對種族批判理論的強音”的爭議專欄評論。本文是對那篇文選的回應。 原文是一封書信, 經作者同意後得以發表。之前這篇文章發表在Reappropriate上。

親愛的姐妹們:


我知道又一輪針對種族批判理論的攻擊浮出水面,這次號稱種族批判理論是反亞裔的。 這樣的機會主義總是伺機而來,擾亂進步主義運動的步伐,從種族批判理論誕生之初就有了。很多人以攻擊種族批判理論為職業生涯,川普支持者就是此類右翼的最新代表。一般來說我都會忽略沒有讀過(關于種族批判理論)著作的評論家和那些不願意坦誠交流的人。我不想去讀最近各種期刊中那些抨擊文章,但我要在此申明並存證:亞裔美國人一直處于種族批判理論分析的中心,而且從一開始就是這樣。


早在80年代,我和Neil Gotanda, Phil Nash一起在威斯康星參加了種族批判理論的發起大會。 我們都出自“第三世界解放”的背景。我們受了包括河內山百合子(Yuri Kochiyama)在內的(日裔)二代激進主義的教育,而我則是受我母親的影響:我們了解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種的團結是反對種族主義,軍國主義,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關鍵。他們教我們看清了大西洋中間航道和美萊村大屠殺的關聯。當然,我們准備好了要建立一個種族理論,作為美國法律自由主義思想的核心。


跟那些「房間里的亞裔人」 一定要突出我們的問題相反,我們是一個知識分子群體,與會的黑人深知,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是美國白人至上遺風的一部分。在威斯康星大會上,是Kimberlé Crenshaw第一個指出了媒體影象中特別指向亞裔婦女的帶種族特色的厭女症的問題。在所有族裔的學者中, 她是頭一個推動分析美國移民法如何弱化女性亞裔移民對親密關系暴力的抵抗力的。 交叉性理論就是經曆了這個嚴峻的考驗而産生的,亞裔婦女對這個研究至關重要。上述這些都發生在80年代。


亞裔美國人一直處于種族批判理論分析的中心,而且從一開始就是這樣。

我參加了第一次種族批判理論出版物專題研討會,在裏面發布了一篇關于國家對日裔和夏威夷原住民賠償的文章(「向底部看」,哈佛民權公民自由法評論)。我與人合著了第一本關于種族批判理論的書《傷人的言語》,分析針對美籍亞裔的仇恨犯罪。我用種族批判分析方法撰寫第一篇關于口音歧視的法律評論文章(「美國人的呼聲」,耶魯大學法律評論),以菲律賓裔和夏威夷原住民訴訟當事人的案例研究為基礎。在我與Charles Lawrence合著的書《我們不會退後》中,我運用種族批判理論分析亞裔對平權行動的反應。我還先後在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和喬治敦大學開設了以亞裔美國人為主題的法律課程——這個課程作為基礎性的種族批判理論,用美國種族歧視的曆史和結構解釋反亞裔種族歧視。


這一切都來自于奮 爭:這是亞裔社區真 實存在的問題和需求。 種族批判理論是以亞裔群體為中心的。

這一切都來自于奮爭:這是亞裔社區真實存在的問題和需求。種族批判理論是以亞裔群體為中心的。我可以列出好幾頁的引文,裏面包含很多傑出學者用種族批判理論分析反亞裔種族歧視的內容。可以說,亞裔思想家對種族批判理論的發展至關重要,他們的貢獻也得到了非裔和拉美裔同行的推動和支持。


針對種族批判理論的攻擊既乏味又老調重彈,但因為那些想要維護白人利益的人喜歡擡舉抨擊黑人的亞裔,從而做出關心亞裔的姿態,所以這種言辭能夠一直擁有聽衆。

針對種族批判理論的攻擊既乏味又老調重彈,但因為那些想要維護白人利益的人喜歡擡舉抨擊黑人的亞裔,從而做出關心亞裔的姿態,所以這種言辭能夠一直擁有聽衆。我對這個問題已經多次作出了回複,例如在「我們不會被利用」(We Will Not Be Used),我的書《你的身體在哪》(Where Is Your Body?: And Other Essays on Race, Gender, and the Law),種族批判理論選集裏的「超越,和不超越,黑與白」(Crossroads, Directions, and a New Critical Race Theory),「亞裔美國人世界」,等等。很多新人是不知道這些曆史記錄的,所以我要發送這個簡短的聲明,直白地講出來。


感謝你們的憤慨和光明。將人類從損害和墮落中拯救出來的工作任重道遠。讓我們一起繼續努力,讓無視曆史事實的人繼續淪于孤單,無名和落後之中吧。


在奮鬥中,


松田麻裏


從她最初發表的學術刊物開始,松田麻裏教授(夏威夷大學,William S. Richardson法學院)一直以種族批判理論的視角鄭重發言。她不僅僅是一名非凡卓越的實踐者,在法律學界中,她更是種族批判理論的少數創建者之一。想看松田教授的完整文學作品列表,請點擊這裏觀看她的傳記。松田教授也是一名藝術家,她的作品可以在MariMatsudaPeaceOrchestra.com上找到。(傳記資料從Wendy Williams的傳記文章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