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母親出櫃時,她覺得是美國讓我"變成了同性戀"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譯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作者: Mavis Tang


當我向母親「出櫃」時,她很難接受我的性少數身份。那是我來美國的第三年,她認為我被美國的"無稽之談"影響了,然後突然"變成了同性戀"。我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想,因為我仍然是中國人。在與其他的亞洲性少數朋友交談後,我注意到他們也依然在努力讓自己的家人理解和接受他們同時是「亞洲人」和「性少數」的身份。有很多像我媽媽一樣的父母想知道西方文化是否以某種方式 "腐蝕"了他們的孩子。這些父母彷彿在亞洲人和性少數者的身份之間竪起了一堵牆,使他們身為亞裔性少數的孩子更難接受自己的身份。


Pictured is a group of people carrying the rainbow pride flag while attending a pride parade in China

歡慶驕傲,(來源: BBC.com)


我親身體會到這種經歷是多麼令人沮喪和失望。我常常努力尋找合適的詞語來向我媽媽描述我的感受和我的身份。但是,我似乎不能用適當的語言表達我的性少數身份。任何話彷彿都讓我聽起來太 "美國",而不像我曾經有的那個中國好女兒的樣子。為了在向我媽媽清楚地表達我的性少數身份而又不會讓她感到失望,我總覺得我像在和一個陌生人進行一場面試,而不是在和我愛的人對話。


我很害怕再次讓我的家人失望,以至於我無法想象與他們溝通我的性別認同。有時,我們似乎只能在這兩個詞中選擇一個,因為作為亞洲人和作為性少數者的身份總被認為是相互排斥的。但是媽媽,我可以而且的確是這兩個身份的共同體。

性少數身份通常被視為西方文化的產物,部分是源於同性婚姻在西方國家的合法化。雖然西方在性少數群體的解放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但性少數者的身份不應只被歸為西方的產物。性少數群體一直是亞洲歷史和文學中的一個重要部分

「斷袖」 的故事和表達方式源於歷史上多有記載的皇帝與其同性伴侶的事例。在經典小說《紅樓夢》中,主人公同時喜歡上男性和女性,這些情愫也都被詳細地描寫進了故事情節中。而這些故事標誌著幾千年前的性少數群體在中國歷史上的存在和地位。


博古叶子 by 陈洪绶, 1651 AD (来源)


今天,亞洲的性少數者仍然在政治、娛樂、學術等許多領域積極發聲。李銀河是中國的社會學家、性學家和LGBT群體的支持者,在中國從事LGBT權利的研究和倡導。她發表了許多關於中國LGBT文化的學術文章,並在世界各地舉辦關於LGBT權利的講座。她二十多年的伴侶是一名變性男人。


金星是中國的芭蕾舞演員和脫口秀主持人,同時也是一位跨性別女性。她的作品受到數百萬人的喜愛。在過去,她曾是一名陸軍上校和軍舞團的成員。在90年代,她接受了變性手術,後來還發佈了一部紀錄片來記錄她的經歷。通過Ta們的真情實感,這些開拓者正在向世界證明,Ta們為自己既是亞洲人又是性少數者而感到自豪。


金星,(圖源: WWD.com)


感謝與許多人的努力,LGBTQ+群體在亞洲已被更廣泛地接受和認同。在柬埔寨,一個在經歷悲劇後重建的國家,敞開了心扉並重新定義這個國家所相信的東西。那裡的LGBTQ+社區是這個國家重建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他們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和贊賞。另一方面,台灣在2019年5月實現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成為了亞洲第一個為同性伴侶提供法律認可的地區。


2019年5月24日,在台北市信義區戶政事務所登記後,兩對性少數伴侶親吻的照片,(来源)


隨著給亞洲性少數群體帶來的所有積極變化,我真心希望身為亞裔性少數者的我們,能夠感到寬慰並認同自己的身份。同時,我也希望我們的父母能認可我們的身份,不加任何評判或為我們感到羞恥。因為我們絕對可以既是亞洲人又是性少數者。這不僅是我們的過去:它也是我們生活的當下和我們終會創造的將來。我很期待有一天,所有的亞裔性少數者和我們的父母都能夠自豪地說出我們的身份,去愛我們所愛的人,並為我們成為的人而快樂。


驕傲月快樂!Happy Pr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