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数学可以脱离政治话题吗?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中文翻译(简化字)

Traditional Chinese version / 中文翻譯(正體字)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作者: 辰曦 (Chen Xi)


作为一名数学教师和美籍华人,当有人倡议将社会正义纳入数学教育时,我经常会遇到我的朋友和亲戚的担忧。例如,他们中的许多人对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反种族主义和反殖民主义的数学教育提议进行了反击。在Twitter和huaren.us论坛等中文平台上搜索 “美国数学教育”后,我发现许多观点也常见于我的朋友圈,比如:


“美国教育部门有强烈的左翼倾向,非常注重社会主义思想,'为社会正义而教',对特定领域的知识缺乏兴趣。”


“由于数学知识的严谨性和系统性,如果允许学生有更多的自由去自己学习理论,在课堂上应用时将是一种失败......”


“许多家长认为,课堂上的反种族主义框架只会削弱加州公立学校系统在全国的竞争力。”


“俄勒冈州将被反智力主义所支配吗?在数学中找到正确的答案很难说是白人至上主义。”



在中文网站上看到的一些评价


许多抱怨来自于对教育、特别是数学教育的潜在有害信念。他们认为,“传统”的死记硬背方法为学生提供了坚实的学术背景,教育应该重视勤奋学习和择优录取,数学教育应该是价值中立和非政治性的。


教育系统并不是为边缘社区设计的


我在中国和美国都当过数学学生,也在常春藤大学和州立大学当过教师。我的经历一再表明,与上述的“传统智慧”相反,以公平和社会正义为中心的方式重新构想数学教育,确实有其必要性和可能性。数学教育可以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学习如何建立更好的社区。


下面我将讨论当前数学教育体系中的一些信念和做法,这些信念和做法损害了社区建设的可能性,也不利于数学知识的传递。以公平和正义为中心的改革举措是必要的,以帮助学生对数学有更深入、更严格的理解。


我们知道,学校和学生都受到他们所在社区的影响。由于教育资源在社区间的不平等分配、刻板印象的威胁、造成财务不稳定的外部因素以及教育系统本身的偏见,我们确实需要面对数学教育中的种族和性别不平等问题。例如,在2004年的一项研究中,在大学生中,估计有46%的黑人和51%的西班牙裔学生需要补习数学,而白人和亚裔学生的数字分别为31%和29%。这种差异受到上述所有因素的影响,在为学生创建课程时有必要考虑到这些因素,以使他们的潜力得到最充分的发展。


我自己作为学生和老师的经历也证实了这一点:我看到同学们因为生病无法继续读研究生而陷入经济困境,在失去医疗保险后又求助于GoFundMe(众筹网站)。我曾有学生除了照顾生病的家人外,还需要做两份工作。有多个学生告诉我,由于他们的种族和性别,他们在学习数学方面受到了阻碍。当我们努力使数学教育更加有效时,不能把不平等的问题丢在教室门口,而是要时刻意识到它。简单的行为,如注意课堂参与机会的分配,或在讲座中谈论女性和有色人种数学家的贡献,都会对课堂士气和学生参与产生深远的影响。


了解美国的学校系统如何不是为边缘化社区设计的,这让我们看到一些现有的系统如何不能考虑到每个人的需求。优先考虑记忆和死记硬背的“传统”教育方法往往适得其反,不能满足那些没有机会获得外部资源的学生的需求,如辅导或父母帮助做家庭作业。为了提高公平性,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并解决数学教育中的某些传统观念和做法。


数学是想象力的延伸


我在中文和英文媒体上看到批评数学教育改革的人有一个共同的误解,那就是把数学学习等同于学习如何进行计算,记住规则、算法和解决问题的 "模板"。因此,许多人说,“我的孩子还没有学会长除法”或“人们认为2+3×5是25而不是17”。作为一名学生,我很幸运地遇到了许多令人惊叹的科学书籍,这些书籍通过让读者了解现实生活中的数学是怎么回事来消除这种观念。归根结底,数学是关于想象力的训练,是关于能够想出越来越多奇怪的物体并操纵它们,通过它们之间的关系来理解它们。


我对美国大学生的经验普遍证实了死记硬背的局限性。当向他们展示一个计算规则或解决问题的模板时,他们是有能力的,但有些人对抽象的概念感到挣扎,对操作这些概念或创造新概念没有足够的自信。在K-12数学教育中,学生对“获得正确答案”和记忆计算规则有一种痴迷。这导致学生对数学形成了不正确的概念,使他们不太愿意自己去探索和研究。


俄勒冈州公平数学工具包(Oregon Equitable Math Toolkit)—提供了数学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运作的例子,如果在课堂上正确应用,将导致数学教育的重大改进。工具包中的内容包括:不要求学生提出正确的问题,而是询问他们可能的答案和策略,而不是把课堂互动作为建立课堂控制的一种方式。通过鼓励学生向同伴解释题目并提出更深层次的问题,把权力和代理权还给学生,实际上是在为他们解决更复杂的现实世界问题做准备。与传统的以线性、“按部就班”的方式教授数学,并注重通过练习获得高分的方法相比,工具包中的这些建议更准确地抓住了数学研究和实践的即兴性、协作性和想象力的本质。


此外,允许学生把他们的想象力带入课堂,也为他们提供了想象一个不同的世界的机会——这个世界更加公平——可以超越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障碍的限制而成长。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并不是被锁定在与他人的不断竞争中,而是有许多不同的可能性,其中就有通过集体行动改变世界的可能性。


有许多哲学家和政治理论家试图将数学中的思想应用到想象一个更好的社会的任务中,例如德勒兹和瓜塔里(Deleuze & Guattari)以及阿兰·巴迪欧(Alain Badiou)。最近,郑乐隽(Eugenia Cheng)写的书既是对数学中重要思想的介绍,又是对实现公平的政治行动的呼吁。这个方向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看到教室内外的人合作实现这一目标,让我充满希望。


教育永远不可能是政治中立的


最后,教育,包括数学教育,永远不可能是政治中立的。


看似政治中立的教育的非中立性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中更为明显,但在数学中也有一些方面。一个例子可以从周女士在加州实施更多反偏见教育改革后的评论中看出。她认为,“学生需要在学校里学习如何通过努力学习而变得成功。知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如果所有的学生全部拿到A,那么当他们高中毕业后上大学,进入社会后会发生什么?”这表明,数学教育,特别是考试和成绩,被用来约束学生,使其符合我们的奋斗文化,并强加社会等级制度是自然和公正的想法。与其教导学生需要努力学习知识以变得比别人优越,不如教导他们用自己的知识来改变社会,使之成为一个不再有人比别人优越的社会。


有很多方法可以判断你是否理解一个学科,而不依赖于成绩,对很多人来说,包括我自己,小时候得到一个低分实际上会使他们不愿意继续努力。


此外,当成绩与教师的工作保障直接挂钩时,教师可能会有一种反常的激励,让他们为考试而教,并根据学生的成绩对他们表示偏爱。这些现实对学习也是不利的。归根结底,给学生打分并根据成绩进行分类的制度对学生的学习来说其效用值得怀疑,它更多的是在推崇超个人主义、不断竞争、任人唯贤的神话,以及努力工作等于成功的神话。所有这些都是对那些知道系统如何运作的人有利的信念,而我们越来越看到它们是如何对我们的社会、对人类文明的生存以及对个人的情感和物质福祉有害的。毕竟,如果你变得富有和出名,但我们的社会由于气候变化而崩溃,你仍然一无所获。


以正义为导向的教育举措的关键目标之一是作为这些意识形态的平衡点,向学生展示还有其他选择:现状并不是人类生存的唯一可能模式,通过团结和协作,有可能建立替代性的学习社区,更有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更有利于知识创造。数学是一门建立在理性的普遍性前提下的学科,它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想象力的能力。正因为如此,我们教授数学的方式是开始创造一个更公平的未来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许多教育工作者正在创建促进社区和实践更公平的教学策略的课堂——取消家庭作业和高考,将数学应用于研究实际的社会问题,如经济不平等、选民压制和选区划分,以及促进讨论和合作,都是这场运动的一部分。如何做到这些并没有唯一的答案,教育者们对此有许多不同的看法。说到底,如何将社会正义与教育结合,将是一个漫长的试错过程。某些具体的改革措施可能会被证明无效而需要被放弃。但如果我们想塑造能够面对我们今天挑战的新一代公民,这种改革是必不可少的。


更多围绕数学教育和教育公平的阅读材料:


Freire, Paulo.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8.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