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EP07 心声时间 | 观点:美国全面放开的疫情指南在危害公众 (3/3)



Host and producer: Yi Ding

Writers: JiJi Wong and Creighton Ward

Chinese translators: Victoria Sheng, Stephanie Lu, and Chenxi Wu



【丁祎】一直以来,尤其是最近,我的中文朋友圈都有许多对中国动态清零政策的意见。实际上与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在美国很多普通老百姓并不满意美国放开的防疫政策。上一集的心声时间讨论了来自CDC关于疫苗接种的错误信息,群体免疫的神话,以及少有人知道的长期COVID频率和严重性的危险。今天,几位心声成员希望探讨长期COVID治疗中的医疗事故,以及探讨“与病毒共存”的公共卫生政策对我们整个社会意味着什么。


【Victoria】这些关于 Long Covid 的严重性和频率的发现应该令人震惊。在七波新冠病毒以及疫苗和增强剂的推出之后,持久免疫并未发生,这一事实应该让人们担心未来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正如新冠病毒的长期影响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和最小化一样,公共卫生当局也忽视了再感染的风险和与再感染相关的死亡率增加。有些人认为他们的第一轮新冠病毒并不算太糟糕,因此任何随后的再感染对他们来说都没有风险。这再错误不过了。您获得的每一轮新冠病毒,您面临的健康风险就越大,包括长期新冠病毒的机会和再次感染的机会增加。伤害是累积的。在 2 次以上 covid 感染后,您死亡的可能性增加两倍,在最后一次感染后 6 个月内住院的可能性增加 3 倍。


知道长期covid的危险,它可以治愈吗?不幸的是,它无法治愈,只能管理。公众对长期covid和肌痛性脑炎/慢性疲劳综合征(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Chronic Fatigue Syndrome,以下简称ME/CFS)的根本误解,以及内化的能力主义和健康主义,也导致医疗事故和虐待新近因病毒致残的ME / CFS患者。健康主义是一个人的健康完全是一个人的责任的概念;内化的能力主义是针对自己的能力主义,表现为感觉一个人需要良好地运作才能成为有价值的人,而那些从这个系统中拿出一些东西的人是懒惰的,因此否认自己需要帮助并过度使用自己。这些偏见与长期的covid恢复有什么关系?


当谈到治疗方法和对长期covid恢复的看法时,健康主义和能力主义可能导致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残疾,并有可能成为卧床不起的人。怎么会这样?好吧,在急性感染期间/之后,过度劳累,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都会增加发生和加剧长期感染的可能性。然而,医生仍然经常鼓励分级运动疗法 (GET) 来治愈长期的 covid 和 ME/CFS。 GET 是一种治疗计划,包括增加身体锻炼的时间以增加力量和恢复。此后,这已被揭穿,并已被证明实际上会加剧可能导致人们卧床不起的长期症状,尽管它仍然是自我处方、在线鼓励或医生建议的治疗计划。许多新近因长期covid而残疾的人提出了“推动”他们长期covid或ME / CFS的破坏性言论,因为他们“曾经是运动型的,因此应该能够恢复到那个水平的身体表现”。这不仅对这些人的健康有害,而且还使整个残疾人社区面临来自医生和公众的健康主义的风险,尤其是那些患有 ME/CFS 和其他无法治愈的慢性病的人,有可能因为不努力而被评判当科学证明更加努力实际上比根本不尝试更有害时,这就足够了。这种整体的医疗事故和广泛的公众偏见已在大流行中凸显出来,但早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除了对当前公共卫生政策和做法的危险缺乏认识之外,人们对流行病已经感到厌倦。由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缺乏透明度以及我们在 2020 年初看到的媒体报道的密集程度,他们往往对死亡率麻木或不了解。这导致公众现在变得对与大流行初期一样重要的预防措施进行松懈。许多曾经戴口罩、接受检测和待在家里的人已经放弃了预防措施,因为他们觉得新冠病毒确实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必须“学会与病毒共处”并“恢复正常”。通过屈服于现状,人们忘记了他们必须抵制政府政策的力量,即使在最绝望的情况下仍能减轻最坏的结果,这是他们对个人和社区责任的承诺的一部分。


伴随着这种虚无主义和失败主义情绪,许多公众被骗以为Covid会随着时间变化自然“变弱”,最后成为小规模的地方性流行病。 这种想法有两个错误:其一,Covid病毒并不面临需要变弱的选择压力。许多其它病毒如鼠疫或ebola也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弱。在疾病原体的进化中“变弱”并不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其二,Covid确实有可能会变成地区性流行病,但即使这样covid疫情也未必更好,人们也仍然面临因Covid感染而留下后遗症或死亡的风险。如果将Covid变成地区性流行病作为抗疫成功的标志,言下之意也就是如果留下后遗症或去世的人稍微少一些就算成功了,最终只会变成觉得不管多少人死,多少人面临死亡风险,都觉得可以接受,尤其是在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大多有免疫缺陷的人的情况下。如澳洲Kirk学院的传染病学家,全球生物安全教授Raina MacIntyre所述:“Covid永远不会变成地区病。它只要还在就一定会继续全球大流行,那是由这个病毒本身的性质决定的。我们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与Covid共存’。我们必须要继续用疫苗和各种公共卫生措施来控制它。”


【Mavis】不幸的是,此前Covid-19疫情中,由于互联网上的谣言泛滥和美国文化和意识形态中的残障歧视、个人主义、资本主义世界观,我们的应对很不成功。 更让人气愤的是公共卫生机构在告知公众疫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时严重失职。 那么,如果CDC会误导公众,无法承担保护公众健康的责任,那我们从哪里得到科学的关于如何在疫情下生活的信息呢? 我们的办法是直接从临床科学家及其发表的学术论文中获取这一信息。然而,许多这些论文难以被公众有效利用,因为它们常常不对外网免费,常常用科学术语,而且都是用英语写的。因此我们觉得为了让这些信息能为更多可能无法直接阅读它们的人们所知,我们在这里总结了这些论文的结论要点。 有趣的是,我们引用的大多数文章其实是开放取用的,也就是说并不需要付费即可为公众所得。为什么这一点那么重要呢?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术论文采用了开放取用的发表模式,也就是说公众不需要花钱订阅期刊或者就职、就学于订阅了这些期刊的机构就可以阅读它们的内容来了解这种新病毒。许多这些开放取用论文的结论与CDC或WHO的政策是矛盾的,这意味着许多科学家和医生正在试图通过绕开传统学术发表的模式来让更多读者得知这些经过同行评审的高质量信息,来反对这些公共卫生机构的错误政策。


我们心声计划有幸有时间和资源去阅读这些论文。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希望我们去查找论文或者联系其它公共卫生专家,请致电 (912) 994 - 0368。


尽管面临这些严峻的形势和消息,我们依然希望这一期节目能鼓励大家更加批判性地思考可以采取哪些行动来保护自己和社区,包括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活动和戴口罩。 当我们确实需要去公共场合时,戴口罩。 大量研究证明了通用口罩相对于单向口罩的优越性,其中一项研究发现如果易感者和感染者都佩戴合身的 FFP2口罩近距离讲话 ,1 小时后感染的风险仅为 0.4%。 通过戴口罩,我们可以为保护自己、我们的家人和我们的社区做出贡献。


联合国人权宣言十九条说:“言论自由这一基本权利包含了自由寻求、获取和传播任何国家,任何媒体中的信息和观点的权利。”我们认为之前疫情中向我们公众隐瞒信息是侵犯了我们的基本人权,因此我们希望以传播及时和能被广泛接受的信息来予以回应。本期节目是在政府和医疗体系不愿保卫我们基本人权的情况下,我们对听众以及华裔美国社区的社区互助做出的贡献。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