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EP06 心声时间 | 观点:美国全面放开的疫情指南在危害公众 (2/3)



Host and producer: Yi Ding

Writers: JiJi Wong and Creighton Ward

Chinese translators: Victoria Sheng, Stephanie Lu, and Chenxi Wu


【丁祎】看到这期的题目大家应该猜出来了,本期节目非常特别——很多强烈的非主流观点是心声团队几位成员的一次集体又急切的书写、翻译、和叙述的成果。因为里面涵盖的科学知识和群体观点重要却少见,我会用两期来呈现。如果大家有任何问题和建议,或者希望心声去查找论文或者联系其它公共卫生专家和受影响的群体采访,请在微信文章留言或致电 (912) 994 - 0368。


【Mavis】截至 2022 年 8 月 11 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再度放宽了其新冠疫情指南。这损害了所有的人,尤其是有健康缺陷的人。新指南几乎完全由个人选择来缓解解这场大流行病。接触病毒的人不再需要隔离,对未接种者的要求现在与接种者的一致,学生即使与感染者有过接触也被建议留在课堂上,也不再建议对没有症状的人进行筛查。这些新的指导方针使人们更加不信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让公众在工作场所、学校、提供基本服务的场所、医院等地都几乎不能得到国家防疫支持的情况下自生自灭。鉴于这些最近的事态发展,我们想揭穿几个经久不衰的,已对公众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的新冠神话。


首先,根据由科学家、医护人员、教育工作者和倡导者组成的人民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当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指导方针是基于被有意操纵以掩盖新冠风险的数据集。 “CDC最常分享的社区新冠疫情案例地图,不仅具有误导性,而且已经被联邦政府用来当成不作为的借口……近几个月,政府凭借这张社区新冠疫情案例地图给出了疫情基本已结束的假信息,但其实在更难查到的疫情传播地图正在迅速变红。” 这麻痹了公众,使我们能够接受当前的 CDC 指导方针。 很多在心声项目和残疾人社区内的人们都对此深表愤怒。 有人可能会认为我们是危言耸听,但公共卫生专家对此有何看法?


为了了解专家的视角,我们请教了第一代移民华裔美国人 Eric Feigl-Ding。非格丁是位流行病学家,世界健康网络的创始人和新英格兰复杂系统研究所 COVID-19 工作组的总裁,曾经是哈佛的一名研究员。2020年的一月份,他因预言疫情爆发并呼吁防疫准备而在推特上出名,之后一直对疫情发展有准确的预估,并且常常公开批评CDC及其公共健康政策。在一次发言中,他是这样评价现在的健康政策:


【Chenxi叙述Eric Feigl-Ding的观点】“CDC的防疫指导方针真的很令人失望,让很多公众健康倡导者很生气。它说如果你与感染者有接触你不需隔离、不需检测、感染后也不需追踪病毒的传播途径。它不再要求保持社交距离,差不多就是在说我们不再需要担心感染。而放弃这一切安全措施的原因仅仅是医院里床位不再紧张了,这是非常荒谬的,但CDC真的就是这么说。CDC说我们要学会与新冠共存,但如果新冠继续存在我们需要继续防疫才行,而不是停止防疫。毕竟现在我们造不出足以预防所有现在和未来可能的变种的疫苗,新冠测试的资金也已经用完。”


【Mavis】谈到预防措施,我们可能率先想到的是打疫苗来防止感染、住院,或者死亡。采访中,问到疫苗的效率时,非格丁给出了这个答案:


【Chenxi叙述Eric Feigl-Ding的观点】“新冠是一个 RNA病毒,而不是一个DNA的病毒,因此没有那么稳定,它的基因可以快速地变化。在一年中,它可以传给几亿人,这使之很容易产生变种。大部分其他的病毒,如脊髓灰质炎或天花在美国最多可能会传染几十万人。这些病毒就没有像新冠拥有的进化空间。我们现在的疫苗抵抗最初的新冠病毒的效率已经达到了95%,但现存的变异新冠病毒跟原本新冠的差距已经太大了。我们让新冠传的越广,就越是在给它变种的机会。如果我们告诉大众不要担心,病毒不会导致死亡,住院的可能性甚低,得了病毒就不会再被传染,那病毒的变异进化可能就扩大了很多。这就是为什么病毒的变异总是跑在疫苗研发的前面。除非我们能研制出针对目前变种的疫苗(目前这很难),疫情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现在,我们的疫苗研发已经跟不上疫情的演变了。我们的第一,第二,到第四针都是针对爆发于两年前的第一型新冠。而新冠一直在变化,演变的速度也超越我们研发疫苗的速度。”

【Mavis】但Eric绝对不反对打疫苗。相反,Eric倡导的是更好的疫苗实施计划, 增加在疫苗研究的投资,以及全面改善公共卫生政策主张。由于疫苗推出如此的缓慢,效率比我们想象的低,有些专业人物和民众的注意力转向了群体免疫理论。群体疫苗指的是一个社区的大部分人通过打疫苗或者是之前感染过病毒的情况下导致群体普遍产生对某种疾病的反抗能力。也就是说放任病毒感染大多数人,等大多数人已经被感染过或打过疫苗,瘟疫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

但是根据研究,疫苗和感染都不可产生对新冠的群体免疫。这个群体免疫的策略在2020年十月在一封叫Great Barrington的信里升了许多批评。这种“群体免疫”或“混合免疫”抗疫策略的问题在于其基于的假设是感染或疫苗赋予的免疫力能长期维持。


但是这个假设是不对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从2021年的12月份持续到2022年的2月份的新型新冠Omicron子类型BA.2和BA.2.12.1的爆发。最近的BA.4 和 BA.5也是这样。东京著名的Sato研究所在爆发前正确地预测到了这几个子类型都将广泛传播,因为它们传染性更强且更擅于躲避免疫系统的攻击。这意味着除非能有免疫力能长期维持而且能应对大量变种的疫苗,群体免疫是不可能的。疫苗确实能减少死亡和住院数量但它的用处在注射后3-4月就没有了。如Eric所述,鉴于目前疫苗研发不够快而且有太多人拒绝打疫苗,即使不再出现新变种,仅仅靠疫苗也是无法战胜新冠的。


【Victoria】到此为止我们已经驳斥了两个关于新冠和CDC公告的谎言。我们公众之前对covid传播性的假设是基于伪造的数据。这就是疫情初起时抗疫不力、导致出现大量变异以及多次感染现象的原因之一。CDC没有将疫情风险正确地告知公众,而CDC又违背当时研究的结论将疫苗作为主要防疫措施的错误做法也加重了这一失败。有鉴于此Eric对CDC的公共健康政策有什么评论?他说:


【Chenxi叙述Eric Feigl-Ding的观点】“如果你在CDC工作你怎么能忍受他们这么骗人呢?你应该讲出真相才是。CDC的做法是严重失职。要抵抗新冠需要将预防放在第一位。”


【Victoria】这里预防要包括预防感染而不仅仅是防止死亡。为什么呢?因为即使轻度感染也可能给人带来长期健康危害。 除了缺乏防疫措施、病毒变异过快之外另一个群体免疫策略不可行的原因是感染对免疫系统的伤害。研究T细胞分化的免疫学家Anthony Leonardi博士从2020年起就从新冠对T细胞损害的角度反对群体免疫。 T细胞是免疫系统非常重要的部分。Leonardi博士认为Covid病毒刺突蛋白的“超级抗原”可以诱发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使大量T细胞被激活,之后因过度活动发生凋亡。 这就是为什么新冠会导致自体免疫造成的组织损伤以及T细胞过低造成的免疫缺陷。这个理论以及免疫系统的常识在YouTube视频“T细胞有问题”里有解释。 这个理论意味着政府采用Great Barrongton声明所述的群体免疫策略是让人担心的。最后大量的新冠感染导致免疫缺陷和残障的增加远大于免疫力的增加。


有鉴于此,Covid 感染,尤其是反复的 Covid 感染,有哪些潜在的免疫破坏作用?一个个例是英国NHS前全科医生,现在的长期新冠残障正义倡导者Kerry Smith。她曾五次感染新冠,现在T细胞计数和AIDS患者差不多。是的,不需要HIV,反复感染Covid就足以让人产生获得性免疫缺陷。在更大的角度,有人认为新冠造成的大规模免疫缺陷使人们更容易被其它病毒感染,有可能使先前根除的病毒卷土重来,这尤其令人担忧,因为气候变化与人畜共患病的增加有关出色地。未来几年,我们将与新旧病毒作斗争,而整个社会的免疫力可能会越来越低。


当谈到新冠病毒后遗症和疾病时,我们不能忽视解决长期新冠病毒(也称为肌痛性脑脊髓炎/慢性疲劳综合征 (ME/CFS))的紧迫性,如果它是由新冠病毒以外的病毒引起的,但两者本质上是相同的医学上除了感染病毒的不同。 ME/CFS 可在任何病毒感染后发展,并导致免疫缺陷和神经系统逐渐崩溃,从而导致极度疼痛、疲劳、感觉敏感等。即使一个人设法避免它,病毒后遗症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包括在初次感染后 18 个月出现急性肺部问题的证据。 60% 的患者在初次感染后 6 个月出现长期后遗症,30% 的患者在初次感染后一年至少出现一次急性症状。嗅觉/味觉丧失是由脑损伤引起的,许多人对此漠不关心,因为他们没有将嗅觉/味觉丧失是由于大脑不再能够处理来自鼻子的感觉输入/嘴。其他病毒后影响可能包括听力丧失、视力丧失和牙齿问题。


最令人担忧的长期covid并发症之一是心血管并发症。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心血管问题在长期 COVID 中也很突出,因为 Covid 也是一种心血管疾病,而不仅仅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这并不广为人知,因为 CDC 仍然表明它只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尽管研究表明它既是心血管疾病又是呼吸道疾病,尽管它是通过呼吸系统传播的。为什么区分疾病类型很重要?嗯,它在短期内对后遗症类型和感染后的长期健康有很多影响。


心血管疾病可能比呼吸系统疾病更危险,因为血管系统供应和支持身体的所有其他器官系统,包括我们的神经系统。除了免疫功能低下之外,长期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还必须警惕各种心脏问题,包括发展为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 (POTS),这种情况会影响血流并导致症状的发展——通常是头晕、昏厥和不舒服、快速心跳加快 - 从斜倚位置站起来时会出现心跳增加,坐下或躺下时会减轻心跳。对一些人来说,比 POTS 更令人担忧的是,有些人报告说在最初感染后 6 周内因早期过度劳累而导致轻微心脏病发作。这些关于心血管风险和过度劳累危险的信息在 covid-19 之前就已为人所知,因为在近期的 MPXV 爆发和 SARS1 爆发期间发现了肺功能降低的证据。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