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聊一聊对亚裔女性的迷恋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CW: misogyny, racism, sexual violence


2021年3月16日在亚特兰大地区的按摩店,一名白人男子枪杀了8人,其中6人是亚洲女性。警方随机对凶手表示了支持,说这些杀戮 "不是出于种族动机",而是枪手在 "消除他的性诱惑 "的一种方式。


枪击案凶手的 "诱惑 "源于对亚洲女性的迷恋和受厌女症,而这些都是西方帝国主义在亚洲暴力行径的遗留结果。这就是性别化的种族主义。


迷恋是基于某人身份特征和某些方面将其性化和物化的行为。一个常见的例子是根据种族来说明自己的约会偏好。这些种族 "偏好 "往往延续了(社会)对某些群体狭义的刻板印象。


约会软件上的“仅亚裔女生”选项是种族歧视的表现 (图源 )


识别、解决和打击种族迷恋的困难之处在于,它常常被认为是无害的,甚至被当作赞美。特别是对亚裔女性来说,我们其他亚裔,特别是由亚裔男性灌输,被非亚裔群体“迷恋”是 "有利的"这种思想。


没有什么比这更离谱的了。这些人口中 "有利 "的性癖好直接导致了Soon Chung Park, Hyun Jung Grant, Suncha Kim, Yong Yue, Xiaojie Tan 和 Daoyou Feng的死亡。


了解亚裔女性被迷恋背后的帝国主义历史,就会发现对种族迷恋决不是赞美。对这些历史的认识对于打击发生在我们自己社区内外的性别种族主义,以及对保护亚裔妇女的生活都是重要的肯定。


(图源 )


在众多刻板印象中,我们想仔细讲讲这两个:


作为被迷恋的对象,亚裔女性在历史上一直被困在两种刻板印象中。那就是气势汹汹、利用性爱操纵他人的“龙女”,和温顺、顺从的“荷花”形象。这两种刻板印象都被用来为西方国家在亚洲推行的帝国主义,和对在美的亚裔,特别是亚裔女性的种族主义修饰进行辩护。


上图展示的情况就是当男性,尤其是白人男性对亚裔女性产生迷恋时,他们只是对这些女性的“喜爱”不是对于她本人,而是她被刻板印象形容的“龙女”或者“荷花”的角色 (图源 )


“龙女”刻板印象


“龙女”是一个充满异国情调和精于算计的诱惑形象,她是 “黄祸(Yellow Peril) ”的女性化身,是西方对东亚人构成威胁的,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恐惧。她代表着性感的危险,象征着白人至上主义被威胁,被剥削、被征服、被殖民。


“龙女” 的刻板印象在历史上与美国与白人对经济焦虑联系在一起。这种刻板印象比1875年颁布的《佩奇法案(Page Act) 》更早出现。《佩奇法案》该法案禁止亚洲女性进入美国,理由是她们是“危险并带有不道德的性行为”。《佩奇法案》的通过给所有亚洲女性增添了臆想的性感形象,更是给他们贴上了性工作者的“标签”。它也导致了对现实中的亚裔性工作者的进一步污名化,而这些人大多数人是由于缺乏其他经济机会而被迫从事这项工作。


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国政府将越南女性的形象描绘成“龙女”。“龙女”的刻板印象被用来合理化美国对越南的军事干预,以及美国白人士兵对亚洲女性身体的性殖民。


黄柳霜被好莱坞安排演绎“龙女”形象 (图源 )

刘玉玲被好莱坞描绘为“龙女” (图源 )


在好莱坞,黄柳霜(Anna May Wong)作为第一位华裔美国电影明星,经常被塑造成“龙女”的形象,例如在电影《龙的女儿(Daughter of the Dragon)》中扮演中国邪恶天才傅满洲的女儿。在她的讣告中,《时代》周刊甚至称黄晓明为 "银幕上最重要的东方女恶人(the screen’s foremost Oriental villainess,注意这里用了Oriental,这个词如今也被视为对亚裔的一种侮辱)"。今天,这种刻板印象依然随处可见,电视剧《艾莉的异想世界(Ally McBeal)》(1997-2002)中由刘玉玲(Lucy Liu)饰演的的Ling Woo和007系列电影《明日帝国(Tomorrow Never Dies)》(1997)中由杨紫琼(Michelle Yeoh)。

饰演的上校林慧(Wai Lin)。


对“龙女”的描绘强化了白人至上主义的观点,即东方是危险的、落后的,必须被西方 "文明化"(暴力殖民化)。这种形象也是对今天直言不讳的亚洲女性的一种侮辱。


“荷花”的刻板印象


与“龙女”相比,“荷花”形象是无助的、顺从的、性感的。将亚洲女性定性为无助的角色并不是偶然发生的。几个世纪以来,西方文化女性化了亚洲人、亚洲国家和亚洲这个区域。“荷花” 的说法意味着,由于亚洲女性不反对屈从于白人男子,那么所有亚洲人都不反对,甚至欢迎,白人带来的帝国殖民化。


金在《西贡小姐》中的形象就是“荷花”角色的诠释 (图源 )


“荷花”的故事情节被广泛流传,甚至掩盖了其带有性别歧视的种族主义,观众继续将亚洲女性的顺从视为正常。以《西贡小姐(Miss Saigon)》(1989)中的金为例。一个越南女孩被迫成为性工作者,她爱上了一个美国白人大兵并随后怀孕,但是大兵却并把她留在了越南。战后,大兵将金的孩子带回了美国,却抛下了金。由于生活没有了其他的意义,金最终选择了自杀。对大多数观众来说,这是浪漫主义的顶峰。


在现实生活中,"拯救”角色“荷花” 的想法可以在1945年颁布的《战争新娘法(War Brides Act)》中看到,该法在二战结束时通过,允许美国武装部队的 "外籍配偶 "移民到美国。这项法律在当时是必须的,由于《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和1924年颁布的《移民法案(Immigration Act)》等法律,没有亚洲人可以合法进入美国。战争新娘通常是来自日本、韩国和越南等战乱国家的亚洲妇女


2004年,3000多名韩国性工作者在首尔抗议源于美军基地的性产业和人口贩运问题 (图源)


美国拒绝承认对亚洲妇女的持续剥削和虐待从历史上一直延续至今。在韩国、泰国、菲律宾和越南,整个性产业围绕着美国的军事基地存在。这些事件都延续了对各年龄亚洲女性的人口贩卖,以吸引西方男人。这就是为什么亚洲女性仍然在按摩院找到工作的部分原因。


“荷花”角色的套路是白人至上主义想象的部分体现,它将被女性化的亚洲作为一个温顺、顺从和接受西方帝国主义的地方。


对亚裔女性的迷恋它使白人至上主义者感到自己有权占有亚洲妇女的身体,甚至是她们的生命。 (图源)


对亚裔女性的迷恋在当今的影响


这种迷恋强化了针对亚洲女性的性别暴力。通过将亚洲妇女作为象征性的性对象,对亚裔女性的迷恋为在美国针对亚洲人的种族主义和西方在亚洲的帝国主义辩护。


41-61%的亚裔女性报告在一生中经历过亲密伴侣的身体和/或性暴力,这个数字明显高于任何其他种族群体。此外,在2016年向北极星(Polaris operated) 项目的热线电话求助的数千名特定族裔的人口贩运幸存者中,23%是亚裔。根据 "StopAAPIHate"项目的最新报告,女性经历的仇恨事件是男性的2.3倍

(左图源 & 右图源)


对亚裔女性的迷恋不是阿谀奉承;它既不是一种恭维,也不是一种保护。相反,它是一种植根于帝国主义、父权制和白人至上主义的种族化和性别化的暴力形式。它使白人至上主义者感到自己有权占有亚洲妇女的身体,甚至是她们的生命。


"我们必须摧毁对亚洲妇女以及整个亚洲人的刻板印象,这样我们才能定义自己,并自由地实现我们全部和全部的潜力。"

- Evelyn Yoshimura,在1971年1月的《Gidra》杂志上发表,这是一份革命性的亚裔美国人杂志。


我们要怎么做


当一个亚裔女性或任何其他人说他们被“迷恋”时,相信ta们所说的,并ta们说明,这种待人方式是错误的。


当其他人对亚裔女性和其他群体发表种“迷恋”和或厌女的言论时,要打断他们。我们能做的包括:反驳那些开玩笑说“迷恋”是奉承或会带来“好处”的朋友和家人,谴责 "更衣室谈话(locker-room talk) "和其他被普遍接受的厌女言论,公开批评大众媒体物化亚裔女性或其他人。


了解更多像 "红莺歌(Red Canary Song) "和 "迁蝶(Butterfly) "这类组织,它们投身于对现实生活中性工作者的去污名化,积极打击人口贩卖,并与警察突袭移民和亚裔性工作者做斗争。


查看心声项目整理的资源:bit.ly/stopAAPIhate,制止反亚裔仇恨,支持亚裔女性!


(图源)


相关阅读:

  • Valerie Bauerlein and Cameron McWhirter, “Atlanta Shooting Suspect Told Police He Targeted Massage Parlors Because of Sex Addiction” (in Wall Street Journal)

  • Asian Pacific Institute on Gender-Based Violence, “Statistics on Violence Against API Women”

  • National Network to End Domestic Violence, “Sexualized, Submissive Stereotypes of Asian Women Lead to Staggering Rates of Violence”

  • Edward Said, Orientalism

  • Evelyn Yoshimura, “G.I.’s and Asian Women” (in Gidra: The Monthly of the Asian American Experience)

  • Ji-Yeon Yuh, Beyond the Shadow of Camptown: Korean Military Brides in America

  • Judy Yung, Unbound Feet

  • Renee Tajima-Peña, “Lotus Blossoms Don’t Bleed” (in Making Waves: An Anthology of Writings by and About Asian American Women)

  • The Take, “The Lotus Blossom Stereotype - Dangers of the Asian Fetish” (video essay)

  • David Vine, “My Body Was Not Mine, But the U.S. Military’s” (in Politico)

  • Sunny Woan, “White Sexual Imperialism: A Theory of Asian Feminist Jurisprudence” (in Washington and Lee Journal of Civil Rights and Social Jus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