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二代成功說服父母接種疫苗:疫苗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安全!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我已经坚持了这么久都没有感染COVID-19,所以我不需要接种疫苗。"


"即使你接种了疫苗,你仍然可以感染这种疾病。"


"如果我得了COVID-19,我靠自身就可以康复。"


"COVID-19疫苗可能导致死亡。"


"有许多未报告的因疫苗导致死亡的案例。"


"我接种流感疫苗后有副作用,所以我不想接种COVID-19疫苗。"


"我们不知道该疫苗会带来的长期影响。"


Source: shutterstock.com


以上这些都是我父母时常抛给我的观点,他们对疫苗持怀疑态度,而作为一名药学专业的学生,这些说法让我感到非常沮丧。毕竟,药剂师和实习药剂师在分发和管理疫苗方面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我的父母都有高血压等慢性病。自从疫情爆发发生以来,我妈妈经常会和我说:"在公共场一定要小心防护,你爸已经快60岁了"。


我最近开始反问到:"如果你们这么害怕COVID-19,那为什么不打疫苗?" 而这时,我妈妈只会疯狂地摇头以作出回应。

我知道COVID-19可以影响任何人,不论本身的状态是否健康,所以我一直在敦促我的父母接种疫苗。在看到我朋友的父亲在身体健康却感染上了COVID-19而被迫住院后,我变得更加焦虑;似乎我的父母对这种疾病充满了恐惧,但同时又认为自己不会染病。


当我的父母否认疫苗的时候,他们否认了公共卫生背后的原则,以及我作为一名学生所相信的一切。我努力去理解他们所说的理由,同时也帮助他们了解事实。我解释了疫苗的副作用其实是正在表明你的身体在正常发生正常的反应;COVID-19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比疫苗造成的死亡人数要多得多;即使虽然接种了疫苗后可能会感染病毒,但症状会减缓得多。


我告诉他们,COVID-19疫苗在数以万计的临床试验参与者身上进行了评估;这些疫苗在安全性、有效性和生产质量方面完全符合FDA的严格科学标准,并得到了紧急使用授权。此外,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4月26日,美国已经注射了超过2.3亿剂量的COVID-19疫苗,并且没有发现长期副作用。截至2021年3月25日,美国只有不到0.0018%的注射者在事后某个时候死亡;因COVID-19而死亡的风险显然更大,因为截至21年4月28日,已经有3200万例感染COVID-19,超过57万例死亡。


但到了最后,我说的话他们还是听不进去,虽然我作为他们的女儿、是个药学学生,但是“我不会比他们更懂了”。

迎面而来的挫败感让我向一位教授请教,我们一起讨论了如帮助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病人,特别是我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父母。她理解我的感受,因为她在与家人沟通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她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放弃;她让我认识到,我的父母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想法。相反,每当他们从我或其他人那里听到关于疫苗的正面信息时,这些信息就会慢慢开始沉入他们的大脑。整个过程就像凿开一座冰山一样需要循序渐进。


我的教授也同时建议我利用父母的一些爱好来激励他们接种疫苗。例如,我父亲喜欢旅游和摄影,所以我向他解释接种疫苗将有助于他之后可以更安全地进行这些活动。我不断提醒他我们在疫情前的生活:一起计划家庭旅行、在海滩上无忧无虑地晒太阳而不用担心与其他人是否太近、排长队等着上游轮、在唐人街我们最喜欢的餐馆无忧无虑地吃饭,还有其他很多事情。


Source: CDC

在我的“攻势”下,我的父母终于在三月接种了第一针疫苗。然而,这不仅仅是来自我的坚持,也是由于其他人的劝导和和经历分享。 我爸爸的表弟在药物开发部门工作,所以我爸爸联系了他,从而进一步了解了疫苗有效的原理。而且无论我爸爸了解到什么信息,他都会转述我妈妈,而我妈妈对他分享的信息也非常信任。我明显看到,在父母听了其他亲戚们的分享后,逐渐对疫苗有了更积极的看法。


我的普通话不流利,因此我经常不知道我妈妈在微信上读了什么,而这让我很难理解所阅读的到底是事实还是编造出来的文字。这场“拉锯战”对我来说尤其困难,因为我妈妈对 "主流媒体"充满了质疑,她认为说许多不利于疫苗被接受的死亡事件和副作用都没有被报道,而媒体只是政府的口舌。我理解这种思想可能来源于她以往的生活经历,但要这种心态实在根深蒂固让我不知道要如何解决问题。雪上加霜的是,当电视上的新闻往往都使用英文,而她的英语并不算流利。


为了打破我们之间语言障碍所带来的困难,我采取了一些不同的方式。我继续向她发送英文文章的链接,但将其中重要的事实翻译好并一一列举。我请到了一位华裔音乐老师,也是我妈妈工作单位的员工,用发给我的中文短信解释了她为什么接种疫苗,然后我再转发给妈妈。我男朋友的母亲也是中国人,同样接种了疫苗,而她也会转发给我妈妈发可靠的中文文章,并分享她在接种疫苗后经历的副作用是什么,持续了多长时间。结合其他华人朋友的鼓励和我提供的各项事实后,我逐渐看到了我妈妈变得更容易接受关于肯定疫苗的信息。


我妈妈在接种了疫苗后一直感觉很开心。她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劝说,她绝对不会考虑接种。而现在,她经常鼓励身边其他犹豫不决的朋友现在就去接种,并告诉他们她的暂时性副作用,这些副作用与真正感染COVID-19相比真的不值一提。另一方面,我父亲仍然对自己接种疫苗感到不安,因为他仍然坚持自己并没有接种疫苗的必要。尽管如此,我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得到了保护,并且很快又可以像之前一样享受他的爱好了。


如果你的生活中有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人,请直面他们的恐惧,尽可能的去理解他们,并积极地帮助他们了解事实。改变他们的态度需要耐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能会慢慢改变固有的想法,因为他们看到其他人都在争相接种疫苗。就像我的教授所描述的,我们在 “不断削除这座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