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裔群體需要比楊安澤更好的人選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 coming soon


作者:曉慧

翻譯 :D廖


我的外婆的第一次投票是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在這之前,她從不怎麼關心政治。前幾天,她跟我說她正在思考為哪一個紐約市市長候選人投票。民主黨初選選舉是在6月22日,離選舉只剩一月,她的公寓裡已經充滿了關於選舉候選人的廣告、代言支持和承諾。她當前的選擇是楊安澤。我問她:“為什麼?”不出所料,她回答:“因為他是華裔!”我的祖父接著答:“因為我們是華裔,所以我們要為華裔投票。”


我是華裔,但我不支持楊安澤。雖然我很高興能夠終於看到一位華裔同胞站在歷史中缺乏華裔代表的政治平台上,但是只看外貌和文化背景來選擇候選人是不行的。代表性政治只能是表面的;他雖然跟我們一樣,但他服務不了我們,因為他的競選完全建立在一個主旨:那就是模範少數群體的偏見。這種帶有種族歧視的形象把我們的群體概論為努力進取且安靜順從的人:亞裔人都是醫生、律師、或工程師;亞裔人的數學都很優秀;亞裔人都在耶魯或哈弗讀過大學;亞裔人都像沒有情緒的機器人一樣。


(Source)


楊安澤支持模範少數群體的偏見


您們有沒有記得,楊安澤有一次開玩笑說他憑他的華裔身份認識了很多醫生?還有,在他短暫的總統選舉中,他的口號是MATH: 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數學:鼓勵美國努力思考)。那麼,擺著模範少數群體的幌子有什麼錯?被視為成功人士的刻板印像有什麼問題嗎?


模範少數群體偏見的錯誤單純化對我們呈現危害,正是因為其表面看上去無害。面對疫情期間熱化升級的亞裔歧視暴力事件,楊安澤在華盛頓郵報上寫了一篇專欄文章,主張美國亞裔應該多吸取美國白人的文化:“我們美國亞裔應該史無前例地擁護和顯示我們美國人的身份······我們應該清清楚楚表明我們是能夠在至關重要的時刻為國家服務的美國人。”他明確表示,我們作為被邊緣化的群體要想獲得平等對待,就要得找出理由給人家。我們應該與美國人同化,從而不被當成威脅,是因為我們有能力並且應該為非亞裔人針對我們的的種族歧視負責。我們是模範少數群體,所以如果我們在街上遭遇暴力攻擊,那是因為我們不夠努力融入這個國家。


這個論點不僅荒唐,並且極度危險。無論美國亞裔有多努力融入“美國文化”,我們的外表始終與美國人不同。我們美國人的身份無法保護我們華裔的身份,因為美國人的身份最原本就是白人身份。無論我們有多努力在美國付出心血,無論我們的安全和成功似乎有多穩固,我們都有可能受到我們不屬於這個國家的指控。我們的外表使得我們在美國的地位是永遠不保的。楊安澤支持同化不僅沒有用,反而會將華裔人群與他們的文化切斷。哥倫比亞大學學生Canwen Xu 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她的反駁,說楊安澤“是白人的取悅者”,是模範少數群體的典型代表,“他願意為一個對亞裔不公平的製度順從效勞。


近代歷史已經教訓了我們,同化永遠不會有效。二戰期間,美國政府監禁了12萬名日裔美國人,原因是“他們的外表與敵人相像”。之前美國很多顯著的日裔組織鼓勵日裔同胞們盡可能“西方化”。楊安澤也注意到,很多美國日裔接隨著支持並服從美國來表達他們愛國之心,但他們還是被軟禁在沙漠中心,被鐵絲圍牆和守衛塔圍繞著。 (楊安澤這一點沒有註意到)作為囚犯的他們失去了一切,包括他們的生活、人權、和自由。我們還真想指望穿著美國國旗的顏色就能讓種族歧視魔幻般地消失。那些被軟禁的日裔後代組建了曼贊納(Manzanar)委員會,以當時最大的俘虜拘留所曼贊納命名。他們強烈反對楊安澤的言論:“楊安澤不僅沒有指責種族歧視者和利己主義的政治家(······)反而將責任推卸到受害者身上(······他)認為種族歧視能夠靠屈從來解決,但是從不平等和種族歧視中奪回人權的掙扎是我們國家歷史不可忽視的一部分(······)如果這些基本人權被剝削,那麼反抗不僅是正義的,而且是必須的(······)反抗是最純粹的美國精神。


面對巨大的爭議後,楊安澤回复:“我意識到我的專欄文章寫得不合格。我的意圖不是聲明我們美國亞裔需要做出更多來證明我們是美國人。我們一直在這裡,我們屬於這裡,我們永遠是美國社會的一部分。”問題是,他辦事也是一直不夠合格。他說話半真半假,然後受到眾多批評後才道歉。楊安澤真的是在為我們的利益著想嗎?還是他為了向別人表現出順從討好的個性,不惜以自身代表的群體為代價?


同化沒有防止美國日裔被運輸到俘虜拘留所,模範少數群體的身份也不會阻止反亞裔暴力。此外,模範少數群體的偏見掩蓋了亞裔在美國所有種族群體當中擁有最高的貧富差距這個事實,使得我們之中的弱勢團體很難獲得生活所需要的援助。確實,近期很多反亞裔暴力都在低收入民族聚居區內發生,例如中國城,而不是有錢的郊區。模範少數群體的偏見掩埋了美國亞裔,尤其是低收入亞裔所面臨的種族歧視和貧困,將他們的存在雙重隱蔽。或者說,模範少數群體的偏見掩蓋了亞裔在美國生活真正意味著什麼。像楊安澤一樣傾於這種偏見最終只會對我們造成危害。


(source)


楊安澤薄弱且有問題的政治和政策


一般來講,楊安澤是一個薄弱的政治候選人。 “他從來沒有為政府工作,也沒有參加紐約市的競選,他創立的非盈利機構也只有一百多名員工。”他在上一個總統選舉之前,也從來沒有參與過政治。紐約市市長的位子不是用來實驗單人的政治抱負的,更不是一門入門級工作。這對現在遭受疫情衝擊的紐約市市民特別重要,他們需要的是一名有效的領導者來幫助修復這座城市。楊安澤不是我們所需的領袖。雖然他的名人身份使他在當前的民意調查中領先,他的競選過程宣示出,“他除了整天打電話,他的計劃很模糊。


他最出名的政策是他的全民基本收入計劃,名為“自由紅利“,對所有18歲以上的成年人承諾每月可領取$1000。首先,這筆錢微不足道。紐約市擁有103億萬富翁,很難想像他怎麼認為每年$12000可以緩解這龐大的貧富差距。徵收財富稅會更好地實現平等公正。 “百分之九十的紐約市市民支持向億萬富翁徵收財富稅,百分之七十二的紐約市市民也更願意為支持財富稅的政治候選人投票。”但是楊安澤還想繼續迎合富豪,而不是為我們之間那些處於社會邊緣的人打抱不平。第二,“調查顯示出,依賴於社會福利的人被迫選擇全額的$1000支票或全額的社會福利。此政策顯得倒退並對窮人打擊沉重,實際上正是如此。”對我們社會群體中最貧困的人群,這是個巨大的問題;此政策不會利於他們。有很多華人,我的祖父母包括在內,依靠社會福利來生存;如果楊安澤當了市長,他們很難繼續生活。 2018年,美國亞裔聯盟發表報告說紐約市超過百分之二十的華裔生活在貧困線之下,以及“在紐約市擁有最大亞裔人口的皇后區,亞裔的貧困率超越了黑人,跟拉美裔差不多。”如果他是我們社會團體的辯護者,為什麼他提議的政策會將讓窮人,包括相當多的紐約市亞裔人口,繼續處於貧困之中?


應對近期回潮的反亞裔暴力,“楊安澤表明支持在地鐵站內設置更多的警察巡邏並且為仇恨犯罪部門配備員工。”但是,“以2021年3月16日的亞特蘭大槍擊案為鑑,當亞裔被白人謀殺,此案件會被形容為'無謂的暴行”。警方會為白人行凶者找藉口,並否認此血案有任何種族歧視的動機。這很不妙,因為百分之九十的反亞裔施暴者是白人(之所以我們平常看到的是黑人襲擊我們的視頻是因為“美國媒體更趨於報導牽涉黑人的犯罪”)他對警方的讚成令人擔憂,因為“歷史上,過度警方監控會增加弱勢群體的逮捕率和死亡率”,其中也包括亞裔。比如華拉盛2017年11月份,一次警方突擊搜查導致按摩師宋揚(Yang Song)的死亡。 19歲華裔陳智博(Christian Hall)和30歲菲律賓裔安傑洛·昆托(Angelo Quinto)都在心理健康崩潰的狀態時被警察槍殺。楊安澤支持警方,會直接危及我們的社會團體。


還有一個線索暗示楊安澤的政策不良善,那是他沒有獲得任何工會的讚同。實際上,一個沒有工會認可的紐約市市長候選人獲勝的機率是很低的。工會猶豫的原因是因為楊安澤沒有明確表明他對企業員工關係的立場。如果他的立場到現在還是沒有確定,他當市長的未來是沒有吉兆的。最近,楊安澤在推特上發表支持以色列的評論,維護一個顯然違反了國際法,對巴勒斯坦人進行種族隔離和清洗的暴政,這使他遭到了嚴厲的譴責。這不僅是他再次說出他立刻反悔的話,更是顯示了他的政策紊亂到連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 和泰德·克魯斯(Ted Cruz) 這些極右派分子都給予他讚揚。


楊安澤還屢次被指控在工作場合歧視女性。他每星期都會打電話騷擾他的候選對手凱瑟琳·加西亞 (Kathryn Garcia)(勸誡當他勝利後要她加入他的團隊),暗示她不僅會輸,而且只配當他的下屬。這行為不僅囂張損人,還是對女性的歧視。即便凱瑟琳·加西亞在調查中很受歡迎(最近也超越了楊安澤),他還是沒有視她為平等的競選對手,反而貶低她為自己的未來部下。如果這只是楊安澤競選活動的內幕,那麼,他歧視女性的態度會如何影響他為上百萬人口作出的政策決定?


楊安澤只是“有名無實”。他像泥一樣,可捏塑也可被利用。他毫無政策,唯有指山賣磨。他輕視亞裔議題,去迎合白人投票者。 “因為楊安澤是政治新人,並且立場不夠完整,(業內人士)認為他們所建議的觀點可以被他採取”。這是個嚴重問題,因為他很有可能不會為紐約市做出任何明確改革,反而又在統治精英的影響之下,像前任一樣以貧困者和有色人種為代價幫他們掌握紐約市政權。政治上,他是個薄弱的候選人,只能依靠他的名人身份來獲取選票。政策上,他對紐約市民沒有提供任何好處,而這是這個城市最不想要的後果。


(source)

中文翻譯:親愛的安德魯楊,我們簽名的亞洲和太平洋島民美國紐約人、社區成員、組織者和活動家反對你競選我們的下一任市長


美國亞裔應該得到更好


令人沮喪的是,楊安澤當上總統和市長候選人意味著美國亞裔終於有一個代表人站在國家政治的平台上。是的,我們也有其他亞裔政治家,但是他們都沒有楊安澤所散發的魅力和存在感。更令人沮喪的是,楊安澤,一名來自台灣的美國人,能有這麼大的聲望,然而他只會重複帶有種族歧視的惡性刻板印像以及對其表面上維護的群體推動有害的政策。作為一名罕有的美國亞裔政治明星,他有相當大的潛力來推動長久隱蔽的美國亞裔議題,但他就是做不到。我也極其想要一名亞裔美國總統和紐約市市長,但是楊安澤以多種方式證明了他對我們的社會團體弊大於利,所以我拒絕放下我的道德標準投票給他。


毫無疑問,楊安澤正在實現創造歷史的過程。在美國內擁有最大亞裔人口的城市之一,他對這個重大市長選舉的影響是絕對有意義的。但是美國亞裔群體應該得到一個不為白人當奉承者,不把亞裔群體視為透明的候選人。我們應該得到一個在新冠疫情之後,能推出良策修復紐約市的候選人。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得到的候選人會了解我們亞裔群體要面對的挑戰,“會關注關於少數模範群體偏見具有種族歧視影響的輿論(······),會精通美國亞裔的身份政治,而不是濫用歧視亞裔的刻板印象來傳播低俗幽默。


雖然楊安澤能當上紐約市第一位亞裔市長看上去不錯,但是他必須排斥少數模範群體的偏見並承認他對其偏見的伸張。他應該擁護解決影響我們社會團體的問題,而不是笑話、出賣我們。他應該意識到,解決被邊緣化人群所面臨的問題是壓迫者的責任,而不是被壓迫者的責任。他應該明確清楚地提議對大家有利的政策,而不是只對白人精英富豪有利的政策。


但很可惜,楊安澤成為這樣的候選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篇文章由“心聲 (The WeChat Project) ”成員撰寫,心聲項目由年輕的美國華裔領導,致力於為海外華人傳播進步觀點。您可以在我們的網站和社交媒體上繼續關注我們的工作:thewechatproject.org, Facebook (@wechatproject), Instagram (@we_chat_project), Twitter (@wechat_project), 和微信 (@心聲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