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群体需要比杨安泽更好的人选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 coming soon


作者:晓慧

翻译 :D廖


我的外婆的第一次投票是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在这之前,她从不怎么关心政治。前几天,她跟我说她正在思考为哪一个纽约市市长候选人投票。民主党初选选举是在6月22日,离选举只剩一月,她的公寓里已经充满了关于选举候选人的广告、代言支持和承诺。她当前的选择是杨安泽。我问她:“为什么?”不出所料,她回答:“因为他是华裔!”我的祖父接着答:“因为我们是华裔,所以我们要为华裔投票。”


我是华裔,但我不支持杨安泽。虽然我很高兴能够终于看到一位华裔同胞站在历史中缺乏华裔代表的政治平台上,但是只看外貌和文化背景来选择候选人是不行的。代表性政治只能是表面的;他虽然跟我们一样,但他服务不了我们,因为他的竞选完全建立在一个主旨:那就是模范少数群体的偏见。这种带有种族歧视的形象把我们的群体概论为努力进取且安静顺从的人:亚裔人都是医生、律师、或工程师;亚裔人的数学都很优秀;亚裔人都在耶鲁或哈弗读过大学;亚裔人都像没有情绪的机器人一样。


(Source)


杨安泽支持模范少数群体的偏见



您们有没有记得,杨安泽有一次开玩笑说他凭他的华裔身份认识了很多医生?还有,在他短暂的总统选举中,他的口号是MATH: 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数学:鼓励美国努力思考)。那么,摆着模范少数群体的幌子有什么错?被视为成功人士的刻板印象有什么问题吗?


模范少数群体偏见的错误单纯化对我们呈现危害,正是因为其表面看上去无害。面对疫情期间热化升级的亚裔歧视暴力事件,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上写了一篇专栏文章,主张美国亚裔应该多吸取美国白人的文化:“我们美国亚裔应该史无前例地拥护和显示我们美国人的身份······我们应该清清楚楚表明我们是能够在至关重要的时刻为国家服务的美国人。”他明确表示,我们作为被边缘化的群体要想获得平等对待,就要得找出理由给人家。我们应该与美国人同化,从而不被当成威胁,是因为我们有能力并且应该为非亚裔人针对我们的的种族歧视负责。我们是模范少数群体,所以如果我们在街上遭遇暴力攻击,那是因为我们不够努力融入这个国家。


这个论点不仅荒唐,并且极度危险。无论美国亚裔有多努力融入“美国文化”,我们的外表始终与美国人不同。我们美国人的身份无法保护我们华裔的身份,因为美国人的身份最原本就是白人身份。无论我们有多努力在美国付出心血,无论我们的安全和成功似乎有多稳固,我们都有可能受到我们不属于这个国家的指控。我们的外表使得我们在美国的地位是永远不保的。杨安泽支持同化不仅没有用,反而会将华裔人群与他们的文化切断。哥伦比亚大学学生Canwen Xu 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她的反驳,说杨安泽“是白人的取悦者”,是模范少数群体的典型代表,“他愿意为一个对亚裔不公平的制度顺从效劳。


近代历史已经教训了我们,同化永远不会有效。二战期间,美国政府监禁了12万名日裔美国人,原因是“他们的外表与敌人相像”。之前美国很多显著的日裔组织鼓励日裔同胞们尽可能“西方化”。杨安泽也注意到,很多美国日裔接随着支持并服从美国来表达他们爱国之心,但他们还是被软禁在沙漠中心,被铁丝围墙和守卫塔围绕着。(杨安泽这一点没有注意到)作为囚犯的他们失去了一切,包括他们的生活、人权、和自由。我们还真想指望穿着美国国旗的颜色就能让种族歧视魔幻般地消失。那些被软禁的日裔后代组建了曼赞纳(Manzanar)委员会,以当时最大的俘虏拘留所曼赞纳命名。他们强烈反对杨安泽的言论:“杨安泽不仅没有指责种族歧视者和利己主义的政治家(······)反而将责任推卸到受害者身上(······他)认为种族歧视能够靠屈从来解决,但是从不平等和种族歧视中夺回人权的挣扎是我们国家历史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如果这些基本人权被剥削,那么反抗不仅是正义的,而且是必须的(······)反抗是最纯粹的美国精神。


面对巨大的争议后,杨安泽回复:“我意识到我的专栏文章写得不合格。我的意图不是声明我们美国亚裔需要做出更多来证明我们是美国人。我们一直在这里,我们属于这里,我们永远是美国社会的一部分。”问题是,他办事也是一直不够合格。他说话半真半假,然后受到众多批评后才道歉。杨安泽真的是在为我们的利益着想吗?还是他为了向别人表现出顺从讨好的个性,不惜以自身代表的群体为代价?


同化没有防止美国日裔被运输到俘虏拘留所,模范少数群体的身份也不会阻止反亚裔暴力。此外,模范少数群体的偏见掩盖了亚裔在美国所有种族群体当中拥有最高的贫富差距这个事实,使得我们之中的弱势团体很难获得生活所需要的援助。确实,近期很多反亚裔暴力都在低收入民族聚居区内发生,例如中国城,而不是有钱的郊区。模范少数群体的偏见掩埋了美国亚裔,尤其是低收入亚裔所面临的种族歧视和贫困,将他们的存在双重隐蔽。或者说,模范少数群体的偏见掩盖了亚裔在美国生活真正意味着什么。像杨安泽一样倾于这种偏见最终只会对我们造成危害。


(source)


杨安泽薄弱且有问题的政治和政策


一般来讲,杨安泽是一个薄弱的政治候选人。“他从来没有为政府工作,也没有参加纽约市的竞选,他创立的非盈利机构也只有一百多名员工。”他在上一个总统选举之前,也从来没有参与过政治。纽约市市长的位子不是用来实验单人的政治抱负的,更不是一门入门级工作。这对现在遭受疫情冲击的纽约市市民特别重要,他们需要的是一名有效的领导者来帮助修复这座城市。杨安泽不是我们所需的领袖。虽然他的名人身份使他在当前的民意调查中领先,他的竞选过程宣示出,“他除了整天打电话,他的计划很模糊。


他最出名的政策是他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名为“自由红利“,对所有18岁以上的成年人承诺每月可领取$1000。首先,这笔钱微不足道。纽约市拥有103亿万富翁,很难想象他怎么认为每年$12000可以缓解这庞大的贫富差距。征收财富税会更好地实现平等公正。“百分之九十的纽约市市民支持向亿万富翁征收财富税,百分之七十二的纽约市市民也更愿意为支持财富税的政治候选人投票。”但是杨安泽还想继续迎合富豪,而不是为我们之间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人打抱不平。第二,“调查显示出,依赖于社会福利的人被迫选择全额的$1000支票或全额的社会福利。此政策显得倒退并对穷人打击沉重,实际上正是如此。”对我们社会群体中最贫困的人群,这是个巨大的问题;此政策不会利于他们。有很多华人,我的祖父母包括在内,依靠社会福利来生存;如果杨安泽当了市长,他们很难继续生活。2018年,美国亚裔联盟发表报告说纽约市超过百分之二十的华裔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以及“在纽约市拥有最大亚裔人口的皇后区,亚裔的贫困率超越了黑人,跟拉美裔差不多。”如果他是我们社会团体的辩护者,为什么他提议的政策会将让穷人,包括相当多的纽约市亚裔人口,继续处于贫困之中?


应对近期回潮的反亚裔暴力,“杨安泽表明支持在地铁站内设置更多的警察巡逻并且为仇恨犯罪部门配备员工。”但是,“以2021年3月16日的亚特兰大枪击案为鉴,当亚裔被白人谋杀,此案件会被形容为‘无谓的暴行”。警方会为白人行凶者找借口,并否认此血案有任何种族歧视的动机。这很不妙,因为百分之九十的反亚裔施暴者是白人(之所以我们平常看到的是黑人袭击我们的视频是因为“美国媒体更趋于报道牵涉黑人的犯罪”)他对警方的赞成令人担忧,因为“历史上,过度警方监控会增加弱势群体的逮捕率和死亡率”,其中也包括亚裔。比如华拉盛2017年11月份,一次警方突击搜查导致按摩师宋扬(Yang Song)的死亡。19岁华裔陈智博(Christian Hall)和30岁菲律宾裔安杰洛·昆托(Angelo Quinto)都在心理健康崩溃的状态时被警察枪杀。杨安泽支持警方,会直接危及我们的社会团体。


还有一个线索暗示杨安泽的政策不良善,那是他没有获得任何工会的赞同。实际上,一个没有工会认可的纽约市市长候选人获胜的几率是很低的。工会犹豫的原因是因为杨安泽没有明确表明他对企业员工关系的立场。如果他的立场到现在还是没有确定,他当市长的未来是没有吉兆的。最近,杨安泽在推特上发表支持以色列的评论,维护一个显然违反了国际法,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隔离和清洗的暴政,这使他遭到了严厉的谴责。这不仅是他再次说出他立刻反悔的话,更是显示了他的政策紊乱到连斯蒂芬·米勒 (Stephen Miller),小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Jr.) 和泰德·克鲁斯 (Ted Cruz) 这些极右派分子都给予他赞扬。


杨安泽还屡次被指控在工作场合歧视女性。他每星期都会打电话骚扰他的候选对手凯瑟琳·加西亚 (Kathryn Garcia)(劝诫当他胜利后要她加入他的团队),暗示她不仅会输,而且只配当他的下属。这行为不仅嚣张损人,还是对女性的歧视。即便凯瑟琳·加西亚在调查中很受欢迎(最近也超越了杨安泽),他还是没有视她为平等的竞选对手,反而贬低她为自己的未来部下。如果这只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内幕,那么,他歧视女性的态度会如何影响他为上百万人口作出的政策决定?


杨安泽只是“有名无实”。他像泥一样,可捏塑也可被利用。他毫无政策,唯有指山卖磨。他轻视亚裔议题,去迎合白人投票者。“因为杨安泽是政治新人,并且立场不够完整,(业内人士)认为他们所建议的观点可以被他采取”。这是个严重问题,因为他很有可能不会为纽约市做出任何明确改革,反而又在统治精英的影响之下,像前任一样以贫困者和有色人种为代价帮他们掌握纽约市政权。政治上,他是个薄弱的候选人,只能依靠他的名人身份来获取选票。政策上,他对纽约市民没有提供任何好处,而这是这个城市最不想要的后果。

(source)

中文翻译:亲爱的安德鲁杨,我们签名的亚洲和太平洋岛民美国纽约人、社区成员、组织者和活动家反对你竞选我们的下一任市长。


美国亚裔应该得到更好


令人沮丧的是,杨安泽当上总统和市长候选人意味着美国亚裔终于有一个代表人站在国家政治的平台上。是的,我们也有其他亚裔政治家,但是他们都没有杨安泽所散发的魅力和存在感。更令人沮丧的是,杨安泽,一名来自台湾的美国人,能有这么大的声望,然而他只会重复带有种族歧视的恶性刻板印象以及对其表面上维护的群体推动有害的政策。作为一名罕有的美国亚裔政治明星,他有相当大的潜力来推动长久隐蔽的美国亚裔议题,但他就是做不到。我也极其想要一名亚裔美国总统和纽约市市长,但是杨安泽以多种方式证明了他对我们的社会团体弊大于利,所以我拒绝放下我的道德标准投票给他。


毫无疑问,杨安泽正在实现创造历史的过程。在美国内拥有最大亚裔人口的城市之一,他对这个重大市长选举的影响是绝对有意义的。但是美国亚裔群体应该得到一个不为白人当奉承者,不把亚裔群体视为透明的候选人。我们应该得到一个在新冠疫情之后,能推出良策修复纽约市的候选人。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候选人会了解我们亚裔群体要面对的挑战,“会关注关于少数模范群体偏见具有种族歧视影响的舆论(······),会精通美国亚裔的身份政治,而不是滥用歧视亚裔的刻板印象来传播低俗幽默。


虽然杨安泽能当上纽约市第一位亚裔市长看上去不错,但是他必须排斥少数模范群体的偏见并承认他对其偏见的伸张。他应该拥护解决影响我们社会团体的问题,而不是笑话、出卖我们。他应该意识到,解决被边缘化人群所面临的问题是压迫者的责任,而不是被压迫者的责任。他应该明确清楚地提议对大家有利的政策,而不是只对白人精英富豪有利的政策。


但很可惜,杨安泽成为这样的候选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篇文章由“心声 (The WeChat Project) ”成员撰写,心声项目由年轻的美国华裔领导,致力于为海外华人传播进步观点。您可以在我们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继续关注我们的工作:thewechatproject.org, Facebook (@wechatproject), Instagram (@we_chat_project), Twitter (@wechat_project), 和微信 (@心声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