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中找到家:中国被收养者对民族研究的看法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在大学我副修(minor) 亚裔美国人研究课程。


我是从中国收养来美国,在单身白人母亲的陪伴下长大的。我的妈妈并不具备帮助我了解我的文化、传统和历史的各种资源。虽然我妈妈尽最大努力,让我了解领养的过程,让我理解我和我出生地文化的距离,但在一个非单一种族的家庭中长大,意味着我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我是美国华人,但却没有一个有过同样经历的人来引导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看不到我的归属。


直到上了大学,我终于有机会直接跟其他关注种族公正的同学们一起学习,并有了空间将我的经历置入大背景中去考虑。选修文化、种族和族裔研究课程,更多地了解到像Grace Lee Boggs和Yuri Kochiyama这样的华裔和亚裔领袖前辈,让我为自己族裔的历史感到自豪。这样的课程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了美国华人的历史,找到了让我感受到支持和理解的群体。每一个人并非只有自己单一的移民故事,认识到我自己的故事怎样融入到更大的移民框架中,赋予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我学到更多有关社区关怀和为社区宣传呼吁的知识,以及如何与美国和世界各地其他边缘化人群团结合作。当我读到Mia Mingus(米娅·明格斯,作家、教育家、残疾人公正组织者)对 “豆荚”的研究时,我的心很痛。甚至在新冠疫情爆发使得 "豆荚 "这个词得到普及之前,Mingus(从韩国收养)就意识到建立一个强大的支持网,互相支持与依赖的重要性。


对我来说,这就是另一个版本的 "所选择的家庭",这个词对许多被收养者来说有着深刻的意义。了解人们为创建族裔间联盟所做的工作,以及我怎么能为这些机构的未来做出贡献,激励着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在校大学生去付出。与“族裔研究会导致冲突”这种普遍的观点相反,承认群体之间的相似性和差异性将使我们找到更好的合作方法。我在学校采访了族裔研究的组织者,跟在华盛顿特区为种族正义而工作的组织合作,并探索如何在学校推行文化适应性课程。族裔研究让人强大,而最重要的是让学生感到他们在所学的课程中看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