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亚裔仇恨潮流中,谁才是应该被指责的那个?

English version / 英文翻译

Share on WeChat / 在微信上分享这篇文章

This artic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on WeChat through a collaboration with 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许多华人都意识到,自从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反亚裔的种族主义事件数量开始急剧增加。最近,我们共同目睹了六名亚裔女性在亚特兰大被枪杀的悲剧,以及一系列针对我们群体长着的暴力事件。Vicha Ratanapakdee,84岁的美籍泰国男子,在旧金山被推倒在地;Noel Quintana,61岁的美籍菲律宾男子,在纽约市乘坐地铁时脸部被砍伤;一名姓名不详的52岁的美籍华裔妇女,在纽约市一家面包店排队等候时遭到袭击,她的头部因此缝了10针。


将亚裔当作传播疾病的替罪羊和随处可见的反亚裔暴力事件都在这个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不过最近的一项研究也表明,前总统川普最对 "中国病毒 "一词的使用也刺激了反亚裔偏见的增加。纽约警方报告称,2020年共报告了29起反亚裔仇恨事件,其中24起是与疫情相关的排外事件。这些新闻对于我们二代亚裔来说都难以消化。每次看到又有一位亚裔长者在街上被袭击,我们都会感到心痛,不知道这种事会不会有一天发生在我们的父母,奶奶,或者爷爷身上。

亚裔社区的一些成员呼吁加强治安;另一些人则在考虑是否应该备枪来更好的保护自己。但是近期新闻媒体对反亚裔暴力事件的报道和回应大多针对非裔社区,这使得种族关系愈发紧张。今年2月,美籍亚裔演员金大贤和吴彦祖悬赏2.5万美元征集在奥克兰唐人街袭击91岁老人的嫌疑人信息,此举却遭到美籍亚裔领袖的批评,认为他们忽视了当地组织的工作,毕竟这些组织才能更好地解决社区的需求,而悬赏本身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暴力问题。(金大贤和吴彦祖随后意识到嫌疑人已经被拘留,于是转而将钱捐给了社区组织)。


在这些不断发生的悲剧中,人们在不断追问:我们如何才能为社区讨回公道?我们应该让谁为这些仇恨行为负责?事件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如何确保这样的暴力事件不再发生?


事情的真相往往比网上疯传的视频或新闻文章中讲述的要更加复杂。在奥克兰唐人街这起备受关注的事件中,奥克兰唐人街商会主席陈锡澎(Carl Chan)后来澄清说,91岁老人被攻击的事件中,受害者并非亚裔,而是一位名叫Gilbert Diaz 的拉丁裔男子。袭击Diaz 的是28岁的Yahya Muslim,他有在街头 "随机 "和 "无端 "袭击路人的历史,警方、目击者和受害者都认为,Muslim没有针对任何特定的种族群体。同时,Muslim也被查出有精神疾病和吸毒史。


以上这些并不是为了贬低其他出于种族动机的暴力事件的严重性。这些事件依然普遍并且性质恶劣,例如那个身着迷彩服的加害者,在攻击一名47岁的美国华裔男子头部之前大喊 "f-king Chinese!"。最近的媒体报道中,确实有非裔参与了攻击亚裔长者的病毒视频,比如Vicha Ratanapakdee一案。当然,我们没有在回避这些事实事实。但美国媒体对涉及非裔嫌疑人的事件往往会过度报道,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宣称只要将几个被拍到的嫌疑人绳之以法,就能从根本上阻止这些犯罪行为再度发生。每一起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的暴力事件,背后可能意味着有无数其他的抢劫、小偷小摸和言语骚扰事件由于语言障碍或对警方报案系统的不信任和不熟悉而没有被报道。反亚裔的暴力影响着我们所有人,但给低收入的有色人种社区带来的影响尤为严重,这类社区其实包括许多恶性攻击视频中事发所在地-中国城。

支持陈智博和他的家人请前往:act.bencrump.com/a/christian-hall


陈智博(Christian Hall) (右) 与父母菲·霍尔(Fe Hall) 和加雷斯·霍尔( Gareth Hall)。陈智博是一名19岁的美籍华裔少年,在宾夕法尼亚州警察开枪打死他时,他正饱受精神问题困扰。陈智博(Christian Hall) 死时双手高举,全力配合警察却无济于事。他的案件由著名非裔律师本杰明·克伦普(Benjamin Crump)代理, 克伦普也是2020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后其家人的代表律师。

通过“心声”项目为Quinto伸张正义: zh.thewechatproject.org/post/justice-for-angelo-quinto-chinese


图中的Angelo Quinto 是一位30岁的菲裔美国人,他在一次妄想症发作时被警方杀害。当时,他的姐姐为了帮助自己的弟弟,选择报警希望寻求帮助,但警察却跪在 Quinto 的背上近5分钟将他杀害。


陈智博和Quinto的故事并非个例。1997年,有一位三十三岁的美籍台湾工程师高宽重(Kuan Chung Kao),在酒吧与一位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顾客发生酒后争执。高宽重回到家时怒气冲冲,忍不住怒喝,于是他的邻居选择了报警。警察赶来时,高宽重没有放下手中的棍子,随机警察在住所的车道上开枪打死了他。警察为这次谋杀辩护的理由是:他挥舞棍子是 "以武术的招式威胁了他们"。然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宽重曾经接受过武术训练;警察只是用了一个种族主义的假设,试图掩盖他们杀死高宽重的事实。警察没有选择保护陈智博、Angelo Quinto或高宽重,反而,是警察谋杀了他们。


回到现在,6名亚裔美国女性,谭小洁、冯道友、Julie Park, Yong Ae Yue, Sun Cha Kim, 和Hyun Jung Grant 在亚特兰大被枪杀。佐治亚州切罗基县的杰伊-贝克上尉声称,枪手在谋杀8人只是因为 "今天心情不好",并进一步宣称谋杀案并非出于种族动机。随后,有人爆料称,贝克于2020年4月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张他购买衬衫的照片,上面写着 "Covid 19 IMPORTED VIRUS FROM CHY -NA."(“新冠病毒是中国进口”)。

如果我们不能依靠警察这个长期以来伤害少数族裔群体的系统,我们要怎么做?请注意,最近发生的许多暴力事件并不是发生在湾区或新泽西州以亚裔为主的富裕社区,而是发生在弱势的低收入社区。换句话说,这些暴力事件并非随机发声。在91岁的吉尔伯特·迪亚兹(Gilbert Diaz)遇袭的奥克兰唐人街,以亚裔为主的群体中有43%的人年龄在60岁及以上,社区里超过30%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大约60%的人口是女性。正如移民维权活动家Tony 崔所指出的那样:


"我们的长者,如果他们无法负担起住在社区里的开销,就会被赶到边缘地带。但在这些地方,他们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也不能接收到多语言支持和文化方面的资源。除了遭遇肢体暴力以外,被社会孤立和贫困也是需要面对的问题。" 住在纽约市法拉盛的亚裔移民老人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坐公交车,前往宾夕法尼亚州伯利恒的一家赌场,不为赌博,而是去卖赌场券以维持生计。他们每天的收入仅18美元,常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像2021年3月16日亚特兰大附近枪击案中被白人至上主义者杀害的按摩院亚裔工作人员,这个群体中有很多是被胁迫或者欺骗才选择这个行业,他们加入这行因为这是 "有限选择中最好的选择"的情况非常常见。许多在按摩店工作的中国女性收入和英语能力都非常有限,几乎没有在美国获得过教育,而且由于她们的这一行被添油加醋的描绘为地犯罪化,所以对警察产生不信任已经不足为奇。移民工人权益组织SWAN和Butterfly在北美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98%的受访华人按摩女工表示:如果遇到麻烦,她们不会报警。


可以确定的是,这样疫情的爆发在种族问题和经济两方面都将会对我们亚裔社区造成长期影响。亚裔美国人领导协会(AAPI Women lead)的Connie Wun博士将其称之为系统性暴力(systemic violence) 。换句话说,这些影响并不像社交媒体和新闻中的暴力攻击片段显示的那么难以察觉。

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2020年7月的报告结果,在加州,高中学历或以下的亚裔美国人有83%提出了失业申请,与亚裔的平均失业率为37%的报告数字有天壤之别。美国亚裔联合会(AAF)10月的报告提到,在纽约市,亚裔的失业率上升到25%,是所有种族中增幅最大的。不幸的是,全国性的数据往往掩盖了这些在地方出现的事实: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一项全国性民调报告称,37%的亚裔在疫情期间遇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而拉美裔的比例为72%,黑人的比例为60%,美国原住民的比例为55%。但正如《科学美国人》所指出的,这项调查是通过电话进行的,只提供英语或西班牙语两个问题版本,因此排除了英语不流利的亚裔,"讽刺的是,这些亚裔才是贫穷、易被攻击和最需要帮助的人"。


观看我们社区成员被攻击的短视频,其实很容易忽视大局:为何老年人、贫穷的亚裔和亚裔女性成为弱势群体?这背后的原因相当复杂。但我们为保护社区所做的努力,不能仅仅停留于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的十秒钟。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保护我们的社区,我们必须确保社区内的长者、贫困的人、女性和无证移民得到支持。我们可以通过游行团结起来,与其他弱势群体—与有色人种、同性恋、移民和无证移民携手做出改变。


不过,现在的情形还尚存一丝希望,有许多组织和领导人正在共同努力,寻找和制定安全并基于社区情况的解决方案。近期,支持湾区非裔社区的组织 "Black Bay Area” 为湾区暴力受害者筹款超过1.6万美元,所得善款全部捐给奥克兰的亚裔健康中心(Asian Health Center)和位于旧金山的越南裔健康中心等组织。


鉴于我们社区面临不公正的待遇,“心声”项目整理了一份资源清单,其中囊括了很多地方和全国性组织,它们与饱受疫情影响的弱势亚裔社区合作。我诚挚的邀请你加入“心声”项目,无论你希望捐款、做义工、支持你当地唐人街的生意、签署陈智博(Christian Hall)的请愿书,或者了解更多关于如何支持Angelo Quinto的信息,我们都会通过倾听和支持我们社区的弱势成员,共同振奋社区。我们将会度过难关,但前提是,我们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