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禁令不会让我们沉默

Original Mandarin version/中文翻译 on Chinese American.org

{BLOCKED] Mandarin version/中文翻译 on WeChat


致读者:


特朗普政府对微信的禁令原本将在9月20日生效。所幸的是,这一禁令遭到起诉,联邦法官暂时叫停禁令,代表原告美国华人微信用户的律师这一轮胜诉。大家都知道,如果微信被禁,将会影响到几百万用户。


但是我们不会放弃


虽然我们把我们的微信行动起名为“心声”,但我们首先是你们的孩子,我们是年轻的华裔二代,想跟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交流。我们不会停止这场对话。微信平台的情况有些复杂;虽然它在传播错误信息方面起了不小的负作用,但同时它也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帮助我们建立联系、组织活动和建设社区。每次收到奶奶发来可爱的小狗视频时,我们都会开怀一笑。当新冠病毒首次出现时,我们看到大批微信用户行动起来,创建互助基金或发起食品捐赠活动。对许多人来说,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微信是同海外亲友保持联系的主要(通常也是唯一)方式。这里不要搞错:特朗普政府非常清楚,禁封微信将伤害数百万在美华人这个已经被当作“外人”的群体。我们认为特朗普此举是一种种族主义行为,仿佛第二次红色恐慌来临


我们深感,长着黄皮肤的亚裔目前身处困境,这让我们恐惧。通过美国历史课,我们得知美国在二战期间未经审判就把日裔美国人关在集中营里,他们明明没有犯罪,而且大多数日裔已经是美国公民。美国害怕日裔,只因为他们看着像日本军人,就把他们当成在海外与美军作战的敌人的代表。


那时的华人为了生存,要强调他们是华人而不是日本人。他们穿的衣服上写着,“Me Chinese, please. No J**.” (我是华人,不是日本鬼子);他们把微型美国国旗别在衬衫翻领上。他们报名参军,冒着生命危险为国家而战,可这个国家常常不能保护他们。为了成为“好”的亚裔,“好”的外国人,我们一直非常努力。



日本与日裔美国人、中国与华裔美国人、日本人与中国人之间的种族融合,从20世纪40年代一直持续到今天。在2020年,随着新冠疫情爆发,服装商开始出售印有类似的奇怪口号的T恤衫,“I’m not Chinese; I’m Japanese.”(我不是华人,我是日本人。)


近期的微信禁令以及在特朗普高叫“中国病毒”之后 ,美国华裔目睹和遭受的所有歧视性暴力事件都提醒了我们,我们并没有因“华裔美国人”的“美国人”那部分得到安全上的保障,因为“美国人”从根本上来说仍然意味着要成为白人。无论我们付出多少努力在美国生活,或者像我们自认的那样已经融入美国,获得了成功和安全保障,我们仍然会无端受到指责。当我们听到有人指着我们勤劳的父母说“回到他们的老家”,当有人告诉我们别再到处传染“功夫流感”时,我们感到很痛苦。不管像杨安泽这样的政治家怎么说(注1),我们永远无法真正“证明”我们“配”做美国人。



事实就是,我们长着黄皮肤,无可遁形。

当美国与哪个东亚国家发生冲突时,东亚人就成为美国人眼中的敌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教会我们,无论我们东亚后裔是居住在这里还是海外,无论我们是否宣称自己是美国人,都不能说明什么。我们在美国的存在一直被种族化了——这意味着,随着美国加大与中国的地缘政治较量,海外华人整体都将受到影响。从无法再联系我们在中国的家人和朋友,到我们的身体甚至日常生活都受到冲击,美中关系紧张将改变我们的生存环境。正如女权主义者兼作家卡罗尔·哈尼什(Carol Hanisch)在1970年所说:“个人的即是政治的”——在这里,政治的是非常个人的。


我们下一步怎么走?这样的时刻再次提醒我们,为什么必须在美国和全世界范围内与所有受到白人至上主义伤害的社区携手合作,并支持他们。在仇恨犯罪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注 2)呼吁制定反歧视法,阻止我们心爱的社区贫民化,为更好地突出我们的不同需求进行数据细分,以及为移民争取正义......只要白人至上主义以任何形式发作,无论冲突和紧张局势是否占据新闻头条,我们的奋争都将持续下去。我们通过“心声”在此表达支持。不管(政府)针对微信的行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都会把跟华人社区的交流继续下去,也恳请你们能持续参与。


这不是结束。我们华人社区比对我们不屑一顾的人更强大。


Love,

The WeChat Project